记录

2023-09-18   发表于 流金   阅读 2591   回复 2
   当时我到塘厦后就和已经在外面流浪漂泊了几天的老乡们一起被招进了我去塘厦的第一间公司,当然少不了公里里面老乡的帮助,那时候我的身份证都好像没有,比起那几个在外面天天冷水泡方便面、日夜躲避查暂住证以藏身树丛的老乡们来说,我算是相当运气了
   由于是新建的公司,我们几个才来的就天天打扫卫生,拔草、拖地、擦地板、还有那捡不完的高尔夫球,公司有个高尔夫练球场,每天下班都有台干是打球,打出去多远我们就跑多远捡回来让他们再打.......
   这样过了有半个月,有一天中午快下班的时候,负责行政的老乡和那个斜眼厂长走过来,厂长问我的名字,我说是,他递给我一张纸,接过看后才知道是一张工作指令单,说让我下午把这个做出来,除了天天打扫卫生没去过车间几次的我一下子懵逼了,支支吾吾说我不会做,厂长明显不耐烦了,问我做不做,我看他眼睛似乎更斜了,我看到旁边的老乡拼命在那里给我挤眉弄眼,顿时醒悟过来一样说我做我做,厂长见我答应了才慢慢对我说:不要怕嘛,下午去了自有人教你的嘛。
    一个月后我被公告为副组长
    三个月后我被公告为组长
    一年半后我被公告为副科长
    在这个阶段我是整个公司升职加薪最快的那个人,也许是太过顺利太过得意就注定了有坎坷陪伴着我,也许是年轻也许是性格,在公司一次整个公司干部会议上我的当面出言不逊,顶撞了业务经理,当时公司台干中有两个派系,无形中我就成为了派系斗争中的牺牲品,在公司三年后提桶走人。不过我没有忘记那段日子,也没有忘记那位斜眼厂长,最后我犯错他总是低头叹息一声,从没有责备过我
  • 回复2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48

2023-09-19

粉丝 37

2023-09-19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