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潭水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记录

流金 2023-09-18 阅读 2552 回复 2
   当时我到塘厦后就和已经在外面流浪漂泊了几天的老乡们一起被招进了我去塘厦的第一间公司,当然少不了公里里面老乡的帮助,那时候我的身份证都好像没有,比起那几个在外面天天冷水泡方便面、日夜躲避查暂住证以藏身树丛的老乡们来说,我算是相当运气了   由于是新建的公司,我们几个才来的就天天打扫卫生,拔草、拖地、擦地板、还有那捡不完的高尔夫球,公司有个高尔夫练球场,每天下班都有台干是打球,打出去多远我们就跑多远捡回来让他们再打.......   这样过了有半个月,有一天中午快下班的时候,负责行政的老乡和那个斜眼厂长走过来,厂长问我的名字,我说是,他递给我一张纸,接过看后才知道是一张工作指令单,说让我下午把这个做出来,除了天天打扫卫生没去过车间几次的我一下子懵逼了,支支吾吾说我不会做,厂长明显不耐烦了,问我做不做,我看他眼睛似乎更斜了,我看到旁边的老乡拼命在那里给我挤眉弄眼,顿时醒悟过来一样说我做我做,厂长见我答应了才慢慢对我说:不要怕嘛,下午去了自有人教你的嘛。    一个月后我被公告为副组长    三个月后我被公告为组长    一年半后我被公告为副科长    在这个阶段我是整个公司升职加薪最快的那个人,也许是太过顺利太过得意就注定了有坎坷陪伴着我,也许是年轻也许是性格,在公司一次整个公司干部会议上我的当面出言不逊,顶撞了业务经理,当时公司台干中有两个派系,无形中我就成为了派系斗争中的牺牲品,在公司三年后提桶走人。不过我没有忘记那段日子,也没有忘记那位斜眼厂长,最后我犯错他总是低头叹息一声,从没有责备过我

记忆

流金 2023-06-12 阅读 3278 回复 5
       这段时间时常想起以前的事情,尘封了许久的记忆似乎都随炎热夏天的到来一股脑的苏醒并亢奋起来。        那时候我们刚到广州的时候,她去了广州白云,我在黄埔,现在看似很近却东西相隔感觉甚是遥远,平时在乡村汽车都见不了几辆的人每次站在黄埔大道看着长长的货柜车一辆接一辆从我面前飞驰而过,扑面而来的尘土让我充满了好奇、害怕还有一些茫然。       记得那时候我每个月休两天,休假日有时候我会去白云看她,那时候没有手机当然也没有百度和导航,印象中连公共电话都看不到,也许是心中的那一份美好战胜了茫然和惶恐,毅然踏上了驶向她那个方向的公共汽车,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候就在一个叫黄石的地方转车才能去到她所在的那个村--夏茅村。       大多我都是下班之后就搭车过去,去到那里天都是很晚了,那时候的广州远没有那么多灯红酒绿,更何况是乡村,现在已经忘了怎么过去找到她的,我们在她厂的门口不远的小卖部坐一会,买两瓶汽水还有一些零食,汽水的名字好像叫美宜津,也许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所以现在我都还记得,身在异乡的我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诉说一些在厂里所经历过的新奇、辛苦、还有委屈。但眼里都充满了兴奋和渴望。时间总是很快就会过去,10点半点的时候她就要回到厂里面去了,分开的时候大家才会想起来似乎还有事情还没有做,于是羞怯的补上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晚上我会在那个小店的门口待一晚,那时候我们都才出来没有钱去消费,广东的蚊子很小但是很毒,但却总是怀着期待的心情就渡过了那时候的夜晚........        辛亏这样分开的时间不多,半年后我们就到了东莞,我记得我没有等到领到辛苦赚来的一个月工资就跑了,其实我在黄埔那个台湾厂还是比较舒服的,那台湾厂有4千多人,台湾人为了压榨我们每天早上上班前20分种要开早会,那场面甚是壮观,几乎每天早上都会有晕倒的员工,晕倒的员工会被保安抬到医务室,开始的时候好怕,三天后就和周围的员工一样习以为常了,眼睛里也充满了冷漠和茫然,我刚进去就有一个台湾人看到了我填写的入职书,就让我领个本子天天跟着他,把他的话记起来,然后再按他的要求在生产车间的黑板上写出告示,后来才知道他是我们一个课长,那个课长戴一副眼镜看起来没有其他的台湾人那么凶恶,正是因为他我也免了一个星期的军训,听说天天要做好多俯卧撑,再后来我就主要做一些文字性的通告和报表了,不像流水线上的员工那么辛苦,记得一个好处的就是我晚上可以截留到我故意多申报的两袋夜宵方便面,也许只有我们才会懂得那时候的方便面对我们来说是多么地珍贵,以后我都感觉再也没有吃到那么好吃的方便面了,厂里几乎都是年轻人,女孩子要比男的多很多,平时我走在车间总感觉不自然,记得那时候车间的人都开我和一个四川女孩的玩笑,我一走过去都有很多人起哄,旁边有个大姐也时常对我说那女孩子不错,我现在依然记得那个女孩子的相貌,只是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后来我到东莞后还给我写过信,还有一个湖南的小个子女孩子总是默默注视我,让我时常感觉有一双眼睛在不远处看着我,在走廊碰到有时候会轻轻的和我说话,每次走到她那里我总是要走慢一些,我现在都记得她的名字,因为她的名字很特别,一个少姓且男性化的名字。      半年后为了和同学们还有她在一起,我就辞职了,我等不了辞职那么久就和课长说我要走,课长给了我400块钱,我当晚就走了,记忆里他是我碰到的最好的一个台湾人,现在想起那时候也是我人生中值得记忆的日子。       到东莞后老乡和同学很多都在一起,大家都习惯了外面的当时的环境,也更加珍惜同在异乡的那份依赖那份纯正的友谊,虽然还是很辛苦但是比之前好很多,大家在一起上班一起吃饭一起看录像一起滑冰一起跳舞一起唱歌还有一起打牌,所有的活动都几乎在一起,也许正是这样我似乎感觉对她的依赖少了,一年后她由于工作的原因辞职了,她要回老家,我现在还记得送她去广州火车站为了赶上火车我们一起在道路上奔跑的情景,为了让她放心我买了站票一直把她送到火车上,只是我没有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送别她,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记忆孟老师

流金 2016-09-10 阅读 7371 回复 25


今天是教师节,我想起来教我初中的孟老师--孟照玲老师!
记得那时候家里很穷,每天早上6点过一点就要起床,记忆最多的就是一边赶路一边吃妈妈给我做的煎粑粑,家离学校有6公里那么远吧,碰到
下雨天可能就要迟到了,那时候鞋子都舍不得穿,脱了拧在手里打赤脚一走一滑的来到学校,那时候恨不得赤脚板上能长满钉子或者是有哪吒的
风火轮,迟到了如果刚好碰到孟老师的课就很开心高兴,孟老师总会微微笑点点头示意我赶快坐下,那时候总是感觉其实下雨淋湿的身子没那么冷!
中午一般不会回家,就在学校的食堂买饭吃,记得那时候最便宜的菜是大白菜和豆腐,一份是两分钱还是五分钱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即使是这样我也时常没有菜票买菜吃,孟老师也是在食堂吃饭,记忆中老师的爱人个子很高,但是很少在家,孟老师有个和妈妈一样漂亮的女儿,孟老师看到我吃白饭就帮我打上一份菜,后来看我经常没菜吃就把我叫到她家去吃饭了,放学我去接老师的女儿,那时候老师的女儿在读幼儿园吧,接完就回来一起吃饭了,就这样过了三年,那一年村子里就我一人考上了高中,毕业就离开了学校。
因为考试成绩的不理想就去别的学校复读了,我很想念老师,迟到和考试成绩不好的时候总希望有人像孟老师那样对我微微笑就好,其实复读的学校离孟老师不远,也有机会路过以前的学校,但是就是没有过去看看老师,后来听说老师离开了学校和爱人一起到外地工作了,打听到老师的娘家离学校不远,路过老师家附近的时候总想着能不能见到老师呢,见到的话该说什么呢?但是一直没见到。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过去的事情很多已模糊淡忘,现在我比那时候的老师还年长了,但是我依然清晰记得那时候老师的音容笑貌,当然还有老师微笑点点头的摸样,长大后,我理想的情人就是老师那样的人,包括衣服装扮。
如果有生之年再能见到老师,我就想和老师说说话,请老师吃顿饭。
我想念我的孟老师!

杀猪

文学 2015-11-04 阅读 6014 回复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