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坪村民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遥望炊烟梦就来

流金 03-20 23:22 阅读 3399 回复 3
一踏进门,小主人就迎了了上来。这是位高雅的女士,后来知道叫田瑞静。昨天(2024年3月18日)这里举办桃花节,没有看看确乎遗憾。昨天下午散步经过这里,想过进去,掐指一算,恐怕误了放学任务,未敢进去;昨晚散步就要迈步叩门,夜晚,似乎不妥。非亲非故,没必要非看不可啊。就是12年前,和夫人一起去北湖,看到这个桃花源的牌子,说是听说这个民居,不知道在哪里,进去找找。一踏进们老主人就告诉我们,明日举办桃花节,欢迎光临!这一看不打紧,就有些感悟,按照当时的记载,似乎是“桃花源民居,好在哪里呢? 思来想去,恐怕自己做的东西才是好的东西,恐怕是说得过去的。我们常常听说“世界真精彩”,其实精彩就精彩在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们可以欣赏别人的好东西,可以学会做别人做的好东西,我们必须自己做出好东西。这才是中华民族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根基。愿这个家族,我们这个民族,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有一个原因是经过这里发现门口加了个牌子:“光荣军属”。不想老主人作古了。小主人告诉我,今日过来,收费呢。多少?10元。12年前10元,现在还是10元?不涨价!于是付款。用手机扫码,没付成。小主人说加微信。小主人很高兴,说是你是开张第一天的第一个光顾的朋友,我亲自带你给你介绍。就是要赶火车,时间有些紧。告诉她没必要陪,我自己看就行。不过我也有要求,看到你家现役标志,有保家卫国意义,是?哦,那是我先生。因了桃花?也不是,是我们结婚后他告诉我的,那个春雨亭那个时候不是叫民兵训练基地嘛,到中午了,站在顶上,肚子饿得难受,放眼张望,看到我家的烟筒冒烟,要是那家是我的丈母娘就好了。不料想,这一美梦,竟然变成了现实。我按照我的思维看我感兴趣的东西。小主人的母亲带着我欣赏民居。有些东西可能不大示人。比如这件珍品。看了老先生的工作室,老妇人说他有这个爱好,喜欢鼓捣。要学习我支持他。老先生的藏书很多,大概有不少专著,说是是否送过你一套?哈哈,我哪那福分啊。看到他存有不少鲁迅著作,我们有共鸣啊。他的易经之类也一大格子,哈哈哈,好朋友啊。可是老先生并不认识我。这是一位认真做事的朋友,看他的木工工具,我也曾经拥有,也购买了《木工识图》之类。我那个村有位叫曹名庭的老高中生就是我那里的木工佼佼者。因了他,我也按照他说的法子,拉墨斗,调刨子。可是,我总是拉不动锯,推不平板子。好怀念这些东西。这里做了多次维护,老主人规定修旧如旧。接待大厅有些新意,几个包包我是躺那里享受了一下。孩子们有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坐在火车上,我们问了些事情。说是原来只在利涉桥那里,日本鬼子祸害我们的时候拉了。这里的房子是1983年建的。思维一放纵,就有了以下文字再赏桃花源余韵基地瞭望腹中空炊烟希冀岳母梦桃花牵着甲辰龙敢为国家护长城2024年3月18日19时46分散步到兰台中学对门备注:桃花源民居发了消息,说是举办第十二届桃花艺术节。很想去看看,没安排下来,甚觉遗憾。十二年前陪夫人一起参加了一次桃花艺术节,似乎是第六届。这个地方是散步的必经之地,看到建了新建筑,又添了光荣军属的牌子,知道这个民居具有了保家卫国的意义。没看就说不过去。当日夜间经过那里,进去觉得不妥,终于今日踏了进去。老先生已经升天了,小主人接了保护民居遗产的责任。按照老主人遗愿,修旧如旧,很符合国家存续民族文化遗产的规定。也凑巧,今日进去,说是开张接待的第一位观赏者,也是开张的第一笔收入。小主人们都在北京发达,很难回家的,必经老母亲守着这个家,借桃花源节回来,一来母亲高兴,孩子孙辈们都尽了孝心,两全其美。因此,小主人高兴,说了不少话。
2024年按照我们传统历法叫甲辰年。按照阴阳五行说法,甲属阳,辰似乎也属阳而且都是土性。按照五运六气说法,就是本气覆布,大概自大寒之日起,75日左右土湿是基本气候。这个开年也是湿了又湿,雪了又雪,冻了又冻。那个叫霰的东西不大容易化解,就是今天,外面除了堆积的版块没有花掉之外,路都干了,很难见到痕迹。可是我的小花园里的白色依然有厚厚的一层。也许,它在等待我给它留下一个记忆。我很懒,今天下去剪了月季花的残汁,也没有顺带照张照片,以显示我说的不虚。没那个必要啊,这么高的温度了,它不会存在很久的,季节迟了一点,但绝不会不来就像这张图片的这抹鲜红,总吸引我光顾这个地方。原来只知道这个地方叫二十一世纪花园广场,刚建成的时候,在那里搞过庆典,都激动得不得了。因了那抹鲜红,因了那个标记的鲜红而且曲曲弯弯的那个样子,上到那个平台,才知道这个广场其实叫承天广场。不注意总容易出错。个人出点错自己承担,一个民族出错,整个民族就要付出代价。同样是生产,就喜欢说别人的生产不科学。这不有部著作上就有朋友发了牢骚。道理很简单,那个时候不需要那么个红色就是不知道承天广场标记的设计者为什么要搞这么个鲜红鲜红的红色。也许它符合我们这个民族的底色。不红的时候,比如1840年,我们在广州打赢了。可是人家驱船北上,林则徐就成了屈死鬼。羔羊领导下民族只能任人宰割。抗美援朝的时候,我们其实很弱,可是我们敢于一搏,也就有了和平协议。不屈服,不是一两个人,而是整个民族。人们说起那场战争,有说叫立国之战。我们在这一抹红色的带领下,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说是不惧任何挑战。话有些扯得远了。因那霰禁步很多天,也很无奈。青年朋友铲出了小路,试探着走到建设银行,继而走到广生庵大桥,又走到南北冲大桥。觉着向西,就金都,外贸局,建设桥,财政局,税务局。慢慢的就到了这个地方。广场足够大,转着圈圈看着手机上的文字,一边晒太阳,一边看风景。云朵儿洁白洁白的,经过一些朋友身边的时候抖音的欣喜悠悠扬扬,那个充气宝宝爬满了稚气的小朋友,关注孩子们的家长坐在旁边,阅读着手机。太阳要下山了。觉着景色动人,虽然这个地方照的次数太多了,还是忍不住照了个印记。理由是,标记的底座仍然存有霰的痕迹!

这个春天长知识了。

流金 02-23 22:59 阅读 7268 回复 3
一进入龙的管辖时期,刚好在看《中医学概论》,觉得那里有些我们老祖宗的思维,看着似乎更加科学规范些。一个脑梗看了协和同济专家,毫无用处,还是钟祥中医院体检医生搞得对路些。无非是把脉,辩证施治,组方子。就是个别着急,慢慢来。这一兴味就干脆花气力扫描了这部书。是人民卫生出版社1959年版。扫描是为了阅读。目前只阅读了一点。无非是阴阳五行,五运六气。就涉及了甲辰这个年号。按照它的说法,无论甲还是辰都是土性,就是属湿,就是说今年也许湿多一些。按照它季节理论,似乎一个运季似乎75天,从大寒之日算起,大约农历二月半即可结束这个运季。这第一个运季也属于土。没想到这一土就土出这么有意思的事。就是不得不认识了一个字“霰”。电视网络都解说这个字,因为它能够说清楚这次的所谓雪是个什么东西其实在我还在河南的时候似乎也遇到过这种天气景观。大人们说是牛皮淋。1967年4月份我们到大柴湖,似乎没过几年也有过一次牛皮淋,村东的那条公路滑溜得不得了,在那里左甩一下右歪一下,噗噗擦擦觉着好玩呢!可是这次我几乎没敢出门,自然也没有仔细研究霰的精彩。可是各地的描述似乎更加好玩,说是不是雪,也不是冻雨,有地方戏称为之些跳跳糖,说是雪粒子,有弹性,洗下来还跳起来。有朋友抓在手里看。2024年2月23日19时9分终于出去了一下,也懒得抓起来看一下。太冷了啊。看这个样子,这霰怕是要结束了,结束就结束吧。许多朋友有精彩的举动,梆梆敲一下手机截图,奉献出来,留个记忆。

过好龙腾这一年

流金 02-14 10:21 阅读 3466 回复 7
过好龙腾这一年 甲辰的春打在卯兔身上。那是腊月二十五。严格说,从那一天起就是龙的天下了。龙一甩尾巴,就有水,寒冷季节就是雪。我的月季花被他折磨的够呛。其实这个记载不正确。月季花被摧残有记载。拍摄日期是2024年1月20日10时15分。那个时候很是卯兔在管事。大寒日,腊月初十。瞎想一下,大概小兔子在为龙腾造势。丝丝腻腻也就到了小兔子依然管事的腊月二十五了。说是龙摧残了我的月季花虽然附会也马马虎虎。总之,雪大,好多年没见过这雪白了,都开心,雪也就不容易化干净,就是今天,已经热了不少时日了,我的小花园,就是被摧残得月季花的下面依然还有薄薄的一层。 甲辰的龙可不仅仅给寒,这个春节就温温暖暖。这么好的春节岂有不潇洒之理?大年初一一家人就逛莫愁村。莫愁村总在增添些什么,小孙子拿着冰块砸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那姿态可爱着呢!这几天孩子们有带着孙辈到神农架的,也有去武汉的。我们就去二十一世纪花园,莫愁游乐园。二十一世纪花园建设比较早,似乎是襄樊的老板投资。我经常这里打卡,每次都有感悟,都有记忆。这次和那个标记杠上了。 承天广场。可是那个题字者留下的标记却怎么也弄不明白。就看那个赋,也没有找出那个字的信息。文盲啊!承天广场。可是那个题字者留下的标记却怎么也弄不明白。就看那个赋,也没有找出那个字的信息。文盲啊!今天就是莫愁游乐园。真是过年啊!游园内游人如织,熙熙攘攘。所有的设施都排队。数着摩天轮坐了几家人,欣赏碰碰车相互碰撞发出的惊呼声音, 遥望着红斑点点的游乐船的火热可爱,追击着摩托艇的运转痕迹。 

曹寨那个台子

流金 01-16 21:53 阅读 3625 回复 3
曹寨那个台子2024年1月14日,侄儿子三周年后急急忙忙回钟祥,经过这个地方。这是个稍近路。大哥和他的女儿觉着我走路不方便坚持要送我,他有一辆电瓶四轮车。我告诉他们,不需要,我虽然走路艰难,但是必须走。有一段时间脚底下好像垫了厚厚的棉花,走不成路。到中医院看医生,就是五楼那位负责体检的医生,问我要检查什么,我一走让他看。他呵呵一笑,脑梗。说是搞个CT,我说干脆核磁共振。他好了好脉搏,就组方剂。逐渐可以歪歪扭扭了。孩子们觉得大医院来得快,先是协和后是同济。协和服三个月药,说是一吃完就好了,可是觉得没用,有严重的趋势。同济比较客观,大体是不必管它,开的是三七之类的药,说是用一个月。后来看来不管是不行的,就继续请中医院医生治疗。用了三个月药,情况就向好的方向转化。快过年了,干脆中断一段时间不用药,争取坚持到开春。如有不妥,赶紧找他不就是了嘛。到1月14日,已经停药22天。大哥不放心情理之中。他们以为我走正常的路,可是我走的是捷径。他们到了红英路口,没见我,觉得我不会那么快,就电话我。我告诉他们走的是捷径。就拍了这张照片发给他们。他们就赶过来依然要送我。我当然坚持走,他们跟着我,看着我走。一起说着闲话。到路边等车,让他们回去,可以放心了吧,可是大哥说,我看着你上车。经过曹寨这个台子的时候,台子的南边是个大坑,望着坑南的那排房屋,有种想去看看的心情。那是舅家。舅舅舅母早不在了,几个舅老表依次摆开。不是因为要接孙子,是不会这么匆匆忙忙的。下次吧。有一年回河南到了淅川县,淅川没有忘记因为丹江大坝把我们洒落在湖北大柴湖的这些朋友,他们建了移民纪念馆。曹寨当时似乎还没有完工,有一张照片记忆着他们的规划。残存的记忆--在东坪(做客1)总是要过年的。我对于年的最早的记忆是到我的舅家做客。下面说的究竟是不是一定在过年的时候发生的事,我也不敢确认,不过,我是觉得和年有关的。我的舅家住在东坪的西北边,他们是曹寨大队的一个叫下头的地方。我从我的那个盐行向北走大概一里左右就到了我的那个老东头。紧靠老东头的西边是条南北向流淌的大河,据说是叫石岩河。那河没有桥,我过河的方法也没有了记忆。只知道在过河的位置向东看我的老东头,有个很高的斜面,河里有船,是那种一叶扁舟类型的。我见到过一叶扁舟的船头屹立着几只鱼鹰,艄公用长长的竹竿插入水里,那腰一弯,那船就向前驶去很远。那艄公用竹竿拍打着水面,溅起些水花,那鱼鹰就飞起来,很快地一头扎入水中。不一会儿,那鱼鹰嘴里夹着鱼----不大,头尾扑闪着,跳到船头,站在那里。那艄公抱起鱼鹰,一只手拿住鱼鹰的脖颈,一只手就拿下了那鱼。然后就放了鱼鹰,那鱼鹰仍然飞向空中,盘旋着,又一头扎入水中。过了河,地势比较平坦。据说那个地方叫东洼。有一条向西北走的路,经过一个山坡,不知道走了多远,从直向西的地方穿过去,是个油坊。我的舅舅就在这里做工。打油的。舅舅怎么接待我的,我完全没有了记忆,总之,我在油坊里玩,那油坊有个大蒸笼,有若干蒸格,摞得高高的,冒着白烟。人们把格子抱下来,倒出格子里的东西,用白布包裹起来,包的圆圆的样子,放入木制的器具中。那木制的器具方方正正的,很大,有不少的格子,格子放满了,舅舅和他的同事,拿起厚厚的大大的木楔,使劲的往格子的两头楔入。楔入了个头,稳定了,就抡起大锤,使劲的砸那木楔,一直到把那木楔砸进格子里。应该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了吧。那餐吃的是面条。舅舅给我盛了一大碗,端到那格子的下面,他拿了一个葫芦瓢,放到格子的下面,然后拿了一个木楔,插入格子的一头,砸下去,顺着格子的一头,就是放着葫芦瓢的位置,芝麻油就流淌了出来。舅舅接了满满的一瓢油,乐呵呵的往我的碗里倒。我的碗里的面条被那油浸得油渍渍的。在家的时候,母亲给我碗里放油,都是几滴,那香就够令我满意的。到了油坊,这么多的油倒到我的碗里,呵呵!我高兴坏了,端起碗,夹起面条就往嘴里送进去。可是,不香!可不是嘛,油多了,就是不香,不过,这个经验这个时候没有。我连连说不香,舅舅和他的同事们哈哈大笑起来。楼主| 发表于 2010-2-21 15:38:58残存的记忆---在东坪(做客2)我家是四条汉子,舅家也有四条汉子,不过,舅母比我的母亲多了个小闺女。我在我家属老三,舅家的老三比我小一岁。在舅家做客,是我做客次数最多的地方。后来,我参加工作了,到了城里,老婆没跟来,我也大多到我的大老表家里做客。大表嫂说“外甥子是舅家的狗”,大概说得是实情。这个时候在舅家做客,我对大老表没有印象,二老表大我一些,看看我和三老表下棋,嘻嘻哈哈而已。我们下的是军棋,开始是明棋,就是把棋子扣在格子上,先手翻开一个棋子,这个棋子就是人家了。所以,一般翻第一个棋子,总是在没有“军营”的地方翻。我和三老表的精神都是高度的紧张,二老表总是为我出出主意,又为三老表出出主意。当然,我比三老表大一点,我就赢的盘数多一些。明棋来烦了,就来暗棋。就是把各自的棋子摆在自己的一方,要考虑到进攻或防守时不吃亏,前沿阵地对阵的五颗字总是想了又想。军棋总是放在各自的左右角,总是有地雷在拱卫着。舅家住在半坡上。玩烦了,就往下走,没几步路,就是个小弯子,似乎很有几户人家。那里有个稻场,稻场的边缘照例有麦秸跺,石磙子之类的东西。大舅家就住在这里。大舅家是几个女孩,都是白白净净的。圆圆的脸蛋,粉红粉红的。穿得也很惹眼,也比我讲卫生得多。总之是我的盐行的家乡,除了那个改娃(WER,二声)可以媲美之外,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做客的记忆是十分美好的。楼主| 发表于 2010-2-25 09:28:16残存的记忆---在东坪(做客3)舅家的人都是诚实真诚的人,没有任何弯弯绕。大人们有时候拉着我的双手唱儿歌,说是“筛萝萝,扬场场,舅舅来了吃啥饭,打鸡蛋,烙油鲜(馍),不吃不吃两大碗。”,母亲听到这话总是分辩说,你舅舅可不是这样的人,倔得很,说走就走,拉也拉不住,很难留他吃饭。舅舅个子不大,精瘦得紧,总是乐呵呵的,1990年的78月间,我在客店搞社教,舅舅离开了我们,母亲没告诉我,我总是觉得遗憾。舅母也很好,小时候大概对于脸色很关注。我能够经常到舅家,乐此不彼,大概就是没有见过舅母给我过脸色。很普通的家庭妇女,总是笑嘻嘻的。现在的聪明人一说起那个时候生活那么紧张,我就诧异。果如是,舅母家哪有余粮供我经常光顾啊。最有意思的就是三老表了。我们下棋是自不必说的。在舅家玩了几天。就想回家了,我就要三老表送我回家。这一送就送到我的那个盐行,然后我再送他回家。一送就送到他的那个下头。以至于大人们抗议了,说是你们送来送去,送到什么时候啊。这件事被大人们说了许多年,也笑了许多年。三老表送我回家,没有走老东头那条路。他是从舅家的半坡下来,经过大舅家,继续向南走。不知道走了多远,有一个很大很宽的深沟,沟底有细细的水流。我们下沟速度很快,上沟就很吃力。不知道谁说过过沟遇到鬼让背过河的故事,我对于这道沟的记忆如此清新。过了这条沟,我怎么回到我的家,我就说不上来了。我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这算是从曹寨自房营回到东坪的一条路。后来,我的梦中经常出现走到一个山坡,不知道如何走的情况,我就疑心是这条我记得这条沟的路的一个景色。看来,走路,记路,也是很重要的。
我的同事正在搞经济普要说这个说法也不那么准确,这些正在工作岗位上的同事,未必认同这个说法。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可是心底里我把他们划归为我的同事。毕竟退休好久了,老同事我那个时候称之为丫头娃娃的人也都没几个认识的了,更新来的同事认识的就更少了。可是依然把他们划为同事,毕竟都从事过同一份工作。有着感觉是因为一张照片。一号那天前往这个地方晒太阳,遇到认识的同事,说是经济普查,也没那么注意。回家后觉着搞过这件事,就想翻翻旧事,又觉着翻翻似乎也没多大意思。但是同事们正在忙乎,似乎留下个记忆也是一种留恋。于是就在照片的这个时间留下了这张记忆。本来自己品味就足够了,可是《人民网》也发了文稿。一看国家的进步不仅仅是可以,我们从事过的工作的条件也有巨大进步。设备进步,思维也更理性更合适。 做好“全面体检” 第五次全国经济普查呈现新特点新趋势2024年01月05日15:24 | 来源:人民网文章内容很多,就找一下我觉得特别值得欣喜的东西啊,摘取几段。人民网北京1月5日电 (焦磊)跨入新年的第一天,第五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工作正式启动。全国210万普查员将深入企业商户、走访大街小巷,在近4个月的时间里,实现对116万个普查小区的数据采集登记。“三新”经济是以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核心内容的经济活动的集合。新产业指应用新科技成果、新兴技术而形成一定规模的新型经济活动;新业态指顺应多元化、多样化、个性化的产品或服务需求,依托技术创新和应用,从现有产业和领域中衍生叠加出的新环节、新链条、新活动形态;新商业模式指为实现用户价值和企业持续盈利目标,对企业经营的各种内外要素进行整合和重组,形成高效并具有独特竞争力的商业运行模式。国务院经普办副主任、国家统计局普查中心主任刘文华表示,在同一年份统筹开展经济普查与投入产出调查,是新时期我国统计调查制度的重大改革,有利于更好了解国民经济各行业间的投入产出关系,更好实现经济总量和结构数据的协调衔接。首次采用微信小程序采集数据,提高数据采集便利性。此外,通过行业智能赋码软件,应用扫描电子、纸质营业执照二维码和OCR识别等技术,有效提高了普查效率。我参加过的,第一次其实不叫经济普查,是第三产业普查,就是除农业、工业和交通运输业以外的所有产业。一个国家要摸摸荷包,一个家庭要摸摸荷包,就是一个人也要不时摸摸荷包。有多大的本事办多大的事,这个我们都知道。想使我们的日子更顺当,国家就要有个安排。摸摸荷包就是为安排做铺垫的,关系着你我他。因此,我的同事在工作的时候,也期待需要提供信息的朋友们配合他们,尊重他们,为他们提供方便,提供准确的信息。
这是悠达宫塘湖回来依然看见的景色。我觉得好看就留下了这个记忆。宫塘湖走的次数多了,本来没有多少可以按一下镜头的,可是总是少不得按下了一些,大约是无聊吧。不知道多久以前,似乎是昨天一样,宫塘湖中间还有个埂子横贯东西的时候,埂子中间似乎有埂子向南延伸。就在那个角落有一艘小船躺在那里,我就看了许久。留没留下记忆也懒得翻翻了。那个时候宫塘湖南北两块,感觉很大,现在一整治似乎小了许多。虽然有遗憾在,可是那个时候宫塘湖很难走一圈,有过这个欲望,没有那个条件。现在好了,一圈的平整的路,又有变化,比如西半圈中间就有个草坪,从草坪中间弯曲个踏板路,一共200个石板,走着趔趔趄趄,十分好玩、西半圈大概按跑道设计,只要愿意跑就是英雄。这个时候过冬,管理人员开始割下周围的植物,等待来年再发展起来。也有标记,竟然没有注意这个。那就多记载一些。三中二十三号院总有消息发出。特别是抖音,人漂亮,歌也甜,就是不知道在哪。无所事事,就找,终于找到了,就是三中后面那个护城河中间那座桥的北边。那是我经常散步的路,好像桥东是个垃圾堆,乱七八糟的。不对了,是个幼儿园,而且属于高消费的那种。进去才知道,幼儿园的身边就是三中二十三号院。自己不知道事情多着呢。看到钟祥有这个,真开心。

初冬的美丽哪都有

流金 2023-11-27 阅读 3405 回复 4
站在实验小学门口,听着两位女士的议论。开始的时候,议论孙辈的学习,津津有味。后来议论衣服,说是谁谁谁的爷爷衣着不是那么整洁,孙子不让爷爷接了。然后说着冷的事,说是你穿得单薄了,不要光管漂亮意思的话。说着说着我就听不见声音了。看她们津津有味,嘻嘻哈哈,我也觉得高兴。想插言可是总觉着不妥。果然,她们看看我,我明白女同志的话有不适合我听得意思。准备退后几步,哎呀,放学了,也就避免了尴尬初冬,来了几天寒潮,今天又热了,二十度啊。大概一寒潮,那一冻初冬的美丽就惹人爱怜。上面这张图片是一年人们总要在这个期间光顾的地方,我也光顾过若干次。有一年去的比这个时候早一点,银杏叶既黄得惊心又满树皆是。今年大约不仅迟了几天又被西北风摧残了一下,除了满地铺满金黄之外,树上的叶子就稀疏许多,网红银杏路段对我的刺激也不是那么大。这并不影响人们的兴趣。往前走,一位小美女正在路的一边指挥着爱人做各种动作,不便妨害,就站那里欣赏。那味道真好。铺满银杏地面一对小美女相互留下记忆。一位小美女从地下捧起一捧金黄洒向空中,二位小美女兴奋的拍着抖音。金黄人们都爱啊。也不是全部的树都被冬寒摧残得稀稀落落。最东边的一颗树就依然满树金黄。初冬的美丽也不是只有这个我称之为网红银杏区美丽。有位叫顺忠夫人的抖音抖的是一段直冲云霄的松树的冻得有黄红的美丽,看那景色,似乎比我这个位置更动人。有朋友搞了胜景山的全景,姹紫嫣红,最能够疗心。就是钟祥城区,那银杏树多条路上都是。离我最进的,那个广生庵大桥也不乏这样的美丽。有些美丽也许在仔细寻觅中才能得到。研究了半天不知道是个啥子,挖了回来,种在阳台上。因了那个晶莹剔透的果子。一挖,看那根须,确认就是麦冬。我们那里可是年年种麦冬,年年挖麦冬,就是没见过麦冬结子。那不是另一个版本的三季人吗?这两张照片,虽然标示了具体位置,朋友们未必找得到它。城市建设总在有新鲜的事发生。广生庵桥下有了个小游园,现在又有动作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们期待着。

好心情看啥都好看

流金 2023-11-20 阅读 3120 回复 6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拍了这张照片。大概是个大晴天,下午阳光照在这个建筑上觉着好看。地址显然不对,应该是双冲大桥西桥头向东拍的。快要接孙辈下学了,估计尚有时间就向东走,就觉得好看起来,真是无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大整天,就下午五时三十分接孙辈一件事情,而且不过是搭个巧,弥补孩子们离下班那一点空缺。那么多时间空着,新闻就那么一点,纸质书那是看不成了,好在文本书放到手机上,总看也不行。身体需要运动,就走路。走路看书,也不错的。有朋友觉得那不安全。其实,也不一定就这个说法。我是绝对安全的。从王府大道南端向北到达承天大道那个红绿灯南边就是电脑城,转向东走,转它一个圈圈,都是走在人行道靠近房子的跟前。慢慢腾腾,砥砺前行。这是一般情况。现在国家对于老龄化有不少应对措施,比如,过了65岁,一张身份证,100元保险,就可以获得一张公交卡,公交车可以免费带我到公交车可以到达的任何位置。这天午休醒的早了,距离下午五时许有几个小时的空隙,就搭九路车到达福星城。大概十几分钟就可以看看大堤。夏天的时候,大堤上朋友们的音乐晚会搞得风声水起,煞是艳羡。看不了节目,看看大堤也很有趣味的。不过,一上堤就被汉江吸住了,就到达这个位置。向钟祥大桥那个方向瞅瞅,向南边望望。汉江的水不多,那沙滩似乎已插入了桥洞。挖泥沙的机器设备可以看见在工作中。南边有些逆光,但是实景确乎好看。 正面向沙滩望去,沙滩的枝枝叉叉弯曲着,挂些毛茸茸的东西,飘飘逸逸的,在阳光的抚摸下显得分外动人。赶紧拉了两个长镜头。也不是只有我来欣赏着美景。一辆漂亮的小汽车早停在旁边。美女坐在车头不远处,男士靠着车子。车门一开,又有一位男士。会不会还有其他朋友我没问,也不好说。这是原来钓鱼的好去处,面前是一间平房的屋子,钢筋水泥结构,我一心那是个钓鱼平台。很想进去看看,没那个胆量。跟前有几节钓鱼竿构件。靠在车子的那位朋友走过来,问我可以钓鱼吗?我给了否定的回答。我指了指地下一节节的钓鱼竿残件,他踢了踢,看了看说是高档鱼竿。他走进那个屋子,出来说是正是钓鱼平台。告诉我不是不能钓鱼,是只能一杆,一钩。我饱了眼福,就从他们的车子跟前走向南边。是一个坡坡。爬上去,南坡下面是破坏了的建筑。坡坡上面是蔬菜觉着时间充裕,就想沿着大堤走向大桥,搭一路公汽回家大堤上是水泥路。忽而看到有照明设施,自然想起天热的时候网红堤上的文艺晚会。那个时候真想过来欣赏,可惜怕热。走了一段觉得不妥,还是赶紧下堤,依然搭九路公汽回家。 这天中午也是很早醒了,就继续转圈圈,一个标志不禁使我疑惑起来,锁龙堤的水,是如何到这里的?也不知道咋回事,啥都好看。以前经常散步的路,去回味一下。不料,有区别。一拐弯就有很幽静的地方。不是谁说过,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吗?当然这里没有禅房。是个单位。冬来了,虽然是初冬,南瓜叶也表现出了他的无奈。哈哈哈,这个位置恐怕不少朋友记忆深刻吧。钟祥氮肥厂?酶制剂厂?或者还有
国庆假期最后一天了。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风刮着。觉着总要和腔隙灶抗争,也还是不管风冷雨淋,按照觉着自己的能力转了出去。兴旺特产店朋友说是走不快,无法旅游,虽然也不尽然,也就点点头,继续走了下去。转一大圈时间不够,恐怕也没那个胆量,就从老驾校那个位置转弯打算进入石城大道。一般情况下是经下城河,从广生庵桥下上来,忽而觉得从东路也很好。站在广生庵桥北不远那个平台,向西望去,养鸽子的那一家朋友的鸽子依然在空中转它的圈圈。隔壁这一家的红旗依然飘扬着。觉着开心,就留下了这个记载以前这断路很难走的。现在大多的路都刷了黑。前几天在桥下发现又有了一些健身器材,知道十五分钟生活圈在红旗的招展下不断的进行着。喜欢红红火火的日子,军人为我们的红红火火保驾着,武装部那红红火火看着就有一种安全感在。我们这个民族,有过万国来朝,也受过不公正待遇。特别1840年到1949年10月1日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都是在红旗的导引下一步一个脚印从艰难跋涉走到稳健又迈开大步前进的。中国梦正在一步步实现。也一定能够实现。有种说法叫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最终目的就是我们红红火火过好日子。我的老家的水下来了,说是涨水涨到了大堤堤根。很想丄堤看看防汛尽着他们使命的朋友,也想看看碾盘山那个宏伟大坝抵御洪水那个风韵,可是没那个本事。有抖音也还可以满足点欲望。大柴湖杨营村负责胜利三组的堤段,那位叫顺忠夫人的朋友巡堤的视屏显示着她尽着她的职责的风采。现在好多了,碾盘山设施,丹江口设施,为水减了危害的威势,国家调度水量,使之少危害我们。我让她问问大人,1983年那场大水,那可是危机的很啊。拉着炸药的汽车抵达大同部位,大柴湖做好了分洪的准备。小江湖破堤了。大柴湖保住了,可是沙洋那里淹了。住在沙洋的供销社采购员说他们和洪水赛跑的情景,恐怖得紧啊。大自然按照它的脾气运转着,会给我们带来许多不确定性,也给我们带来欣喜。趁着假期跑到夹山冲,那是个有蘑菇的地方。这个篷子竟然看到了一枚八月炸,欣喜得不得了。一家人分而食之。找了老久,再也找不到了。说是这个位置向东望去可以看到东桥。看看也真是。我们到一个产生蘑菇的松林里找蘑菇,可是什么也没有。后来在一个地方购买了一餐的蘑菇。说起这事,说是恐怕飞机洒药造成的。我们购买的8元一斤,小的说是14元一斤。我有些疑心,飞机洒药,恐怕不仅仅那座山,因药,恐怕她也收不到蘑菇了。看她整理那么规规矩矩,就知道不凡,果然,说是冷运到湖南制药厂,金贵着呢。其实,路上看到了茅草,特别高兴。最高兴的是虽然说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蚂蚱怎么个委屈法并未亲见,这次终于见到了。我是看见蚂蚱拍它,怎么拍它都不动,忽而想起了这个俗语。哎呀,咋说呢?

无法抹去的记忆

流金 2023-10-01 阅读 2861 回复 7
今天是十月一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日。就是那一天,共和国政府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当然。从宣告站起来,到站稳当,到社会主义中国不惧任何逃战,经过了全体国民的不懈努力。为此,从大清早到接近中午一直在忙乎一个抖音,题目是《祝福祖国》。一弄才知道,玩这个这么不容易。我也不想走捷径,就自己弄,虽然无法满意,总是自己弄的,就觉得值得记录下来有个同学叫刘建国,今天也是他的生日。总在祝福他,也祝福祖国。其实,叫建国的多了去了,有位朋友叫凌建国。现在到了不惹事就是贡献的年纪,总是从家里出去 ,绕一圈就到家里。总是经过广生庵大桥。今天就又绕了绕一圈,一绕就会有思维 就瞎糊乱想,就未必适当。前几天绕的时候,站在广生庵大桥向北望去,一家养鸽子的朋友在楼平台上挂了五星红旗 ,招展起来,煞是动人。估摸着这是为当过军人的朋友。就对挂五星红旗关心起来。当然,今天是建国74周年,不是大庆,红旗没有四年前那个十一多。最早有纪念这个日子的是小朋友们。机关幼儿园。那一早经过那里,门口摆了不少小朋友的杰作  ,想留下个有名字的特写,可是工作人员搬进了幼儿园大门,遗憾得不得了。实验小学那堵墙上插满了小红旗。中福御园北南两个大门口各自是一面大红旗招展着。经营店铺就没有那种味道了。转到承天大道,觉着子胥台社区富裕,每个路口的每个路边挂一面五星红旗。宜尚酒店,党校,土地整理,堤防都是红旗咧咧。他们记着这件事,觉得开心。不过也有不当回事的,四医院红旗咧咧,隔壁却怎么看也没有红旗。这不是闲吃萝卜瞎操心嘛。所有的银行药店做生意的很少有记得这事的。当然华为手机店记得,有个服装店记得。那个修摩托的朋友记得。月满大江记得。共和国诞生以后出生,六十多年,自然不容易抹去,那是记忆。有很多事情经历了,总会留下记忆,不容易抹去,也不应该抹去。比如嘉靖公园 ,原来定了这个名字,运转了若许年,就有不少记忆 ,换个名字不是不行,觉着今天换一个,明天换一个,会给考古工作带来麻烦。节日期间,中央电视台播三星堆,万一哪个年代考到钟祥 ,从地下一挖,挖出个嘉靖公园砖头,就诧异。人家当初设计嘉靖公园可真是刻在砖头上的啊。当然 现在这个名字,用这种字体也很有味道。是以记。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