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功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关公封神的传说

文学 06-07 15:03 阅读 978 回复 1
关公封神的传说 关公云长,败走麦城被杀,其魂灵游巡于玉泉山上空,高呼:“还我头来!”日夜不息。玉泉寺主持僧人深感其扰,仰天问曰:“是颜良文丑之首乎?”,关公闻之,自忖“吾斩杀之将众矣,今吾被刎,何憾之有!”遂不再呼,巡游而去。 关公游至一处,闻有议论声,静听之。闻“关公具何所长可封神?”原来上苍司封神之神正审议封神之事。关公旋即高声呼:“曾记刀劈隔栅之事乎?”神闻之,查其档。当年刘关张徐州战败失散,关照护二位皇嫂暂留曹营。关谓曹“若知刘备下落,即离曹投刘。”曹为久留关,封关“寿亭侯”高官厚禄,上马金下马银金钱贿其心。又施计毁其名节。将关及二位皇嫂置于一室,备只燃半夜之烛,让关百口莫辩,难与刘备谋面。是夜,关烛光下手执《春秋》,心思解脱之计。关刀劈木隔栅,生火照亮,火燃至天明。曹来视之,叹曰:“云长真君子也!”后,关得知刘备下落,挂印封金,护送二位皇嫂,闯关破隘,过五关斩六将,古城兄弟相会,保刘备终成帝业。神称关“忠道重义”封关成神。 关帝成神,关平捧印,周仓执刀,侍立左右,威震四方。关帝令出,“凡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贪脏枉法好财贪色之辈尽斩之!”天下吏民慑于关帝神威,循规蹈矩,天下太平。 诗曰: 关帝生来一天神, 四海庙宇塑金身。 桃园结拜三人义, 华夏尊崇千古魂。 赤诚 精忠贯日月, 威武浩气震乾坤。 凛然正气天下扬, 九洲邪恶荡无存。

朋友

文学 06-06 08:52 阅读 1115 回复 1
        朋友       人的社会性是人的第一属性,人的交往是必然的,也必然要结交朋友。俗话说“国难见忠臣,苦难见朋友。” 人在苦难的时间就可以看到一个朋友的好坏。  1970年,我在“文革”中被错误处理回河南原籍农村。生产队里干活,男女老少都在一起,免不了说说笑笑。别的生产队的人说笑,都是互相对着笑骂,俗称“骂玩”。有的骂的很不好听,很粗俗。我们第四生产队的说笑,很少“骂玩”,多以讲笑话说故事吹大气取乐。这样,我们四队的说笑显得文明的多。人们说,四队的“平均文化水平高”。  我们四队有个人名叫王成,他这个人个子不高,有点邋遢,人不傻,可是老爱说“差成色”的话。所以队里的人总喜欢开他的玩笑,拿他开涮。人们说王成浑身都是“进口货”:头戴“老挝”(老鸹窝)的帽子,身穿“斯里兰卡”(撕得烂卡)的棉袄,腿穿“波兰”(破烂)的裤子,脚穿“锡兰”(稀烂)的鞋。腰里别的是日本进口的“喇叭头”。有一天,男女老少都在一起干活,王成看到他的八婶的胳臂腋窝长有腋毛,就说:“早些时我不知道,妇女的胳臂腋窝里长的还有毛哩。”他八婶骂他:“恁娘那比,你看得老清!”他笑着说:“那我不是说你的。”他八婶说;“那你是说谁哩?”王成说:“我是说东庄那个芸哩……”。这个事成了大家的笑谈,有时把这编成戏唱,有时把这编成电影镜头连说带演,大家哈哈一笑也就算了。       有时我给他们讲吹大气的故事:开封府有个保皇寺,保皇寺有一棵大杨树,大杨树顶住天,风一刮,把天拨拉得“嘎嘎”乱响。皇帝派五百御林军,要把大杨树移栽到金銮殿前。一个拾粪的老头听到消息,赶在前面把大杨树拔起拖起来就跑。五百御林军没有挖到大杨树,赶忙去追赶拾粪老头。眼看要追上了,拾粪老头着急了,连人帶树钻进王大眼的眼里。等到五百御林军走远,拾粪老头从王大眼的眼里出来,把大杨树拖到周口卖了,又买了一船白布顺水而上,准备到漯河贩卖白布。大船开着开着,开进一条鱼的肚子里,一只水鸟又把这条鱼叼走了……。我讲得绘声绘色,人们听得有滋有味。于是,我们队兴起了一个吹大气喷大空的风气。张中讲莲藕磨粉下粉条,张怀讲粉渣下粉条,张宝成讲有个地方用水桶把牛伴(牛把式)炖着吃了……等等。人们还根据吹的大小程度排成行,我是“大杨树”老一。张中是“藕粉条”老二,张怀“粉渣”老三,张宝成“桶炖牛伴”老四……梁喜来老七……杨德全自称是威虎山老九……。就这样,我们每天干活说说笑笑,生活虽苦,可是我们还是乐乐呵呵的。       我们四队紧挨着三队,三队王东南的家距离我们很近。王东南比我小两三岁,我和他是儿时的同学也是儿时的朋友。我以后到了湖北。他长大后,参加工作,当了平顶山的工人。他一个人在平顶山当工人,他的家还在我们馬塚大队三队。平顶山距离襄城县馬塚村也不远,所以他隔三差五的回家来。有一天他回来,我们见了面。我俩分别了十多年,一见面甭提有多亲热了。那一天晚上青塚寺旁边的小刘庄有电影,我们相约一同去看电影。  到了晚上,我们四队的一群人和王东南一起去看电影。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十分高兴。我们告诉王东南我们四队说的各种各样的笑话,告诉他我们如何吹大气,告诉他我们如何按吹大气的大小排队从老一排到老九……。说着话就到了小刘庄,我们都专心地看起电影了。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王东南不看电影,他在看电影的人群里东找西找,找到马塚大队的治安主任罗锅腰章黑龟告密,说我们四队以拜把子结拜的方式组织反GM集团!罗锅腰章黑龟一听,这还了得!立刻向十里铺公社报告,立刻向襄城县公安局报告!     襄城县公安局来了人。我估计公安局的人稍微一了解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还是要走一走过场。“公堂”设在查大炮家的西屋,传唤我们这九个人去询问。我被传唤进到屋里,看见一个穿便服的人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我在另一个小板凳上坐下。他说:“你说说你们这从老一到老九的事。”我说:“我给人们讲吹大气的故事。说的是开封有个保皇寺,保皇寺有一棵大杨树,大杨树顶住天,一刮风把天刮得“嘎嘎”乱响。……。”讲完我的吹大气故事,接着我给他大概地讲了其他人吹大气的情况。说人们按吹大气的大小给我们进行排队,排成了从老一到老九。说完,他让我出去了。接着传唤其他人,都把吹大气的故事大概讲一遍。传到张怀,他很干脆地说:“我是‘粉渣’,我是老三。”这个公安局的人当时没有笑,我估计他以后给别人讲,一定会笑的前仰后合。       这一场“公安抓吹牛”的闹剧草草收场了。但是,它的影响却久久不能平息。人们说,“公安局没有事干了,出来抓‘喷空儿’的……!”如果谁一说笑话,就有人说:“小心着,公安局要来抓你来啦!”王成他爷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说:“过去说‘吹牛不犯法’,想不到新社会公安局还抓‘喷空儿’的!”这一场闹剧给社会带来很不好的影响。      农村的人是很朴实的,人们最恨在背后搞鬼的人。特别是对出卖朋友的人深恶痛绝。从此,人们一提起王东南就骂,就吐唾沫。一提起什么坏人,就说是像王东南一样,王东南成了坏人的代名词。从这次事情以后,王东南从平顶山回家来,再也不敢在我们四队的街里经过,总是绕道走别的地方,躲开我们四队。

一个卖番茄的老人

文学 05-31 06:18 阅读 7031 回复 28
        昨天上午十一点多,我去买菜。        从棉纺医院进去,到菜场口,看到集市上的人已经不多了。        菜场口一个卖番茄的老人格外显眼。他的面前稀稀拉拉摆着不多的番茄。        我问:“老哥,请问番茄怎么卖?”        他答:“五毛钱一斤。”        我说:“怎么这么便宜?”        他说:“就剩这一点,番茄也不好啦,卖完回家。”       我说:“听口音你是河南人吧,看到你这两年总是在这里卖番茄。”        这一下打开了老人的话匣子。        老人说:“我是河南唐河县人 ,六零年下来的,就在钟祥郊区住。我今年八十二了。多年来 ,我就是种番茄卖番茄。我说,你身体这么好,真不简单。他说,我长年种菜干活,不停劳动,我识足不高攀,我的心情好。我这年龄,经过了咱们国家的各种运动,从反右派大跃进公社化大炼钢铁,到六0年大饥荒……六0年我来湖北,差一点死在路上。邓小平改革开放以后,我吃饱了穿暖了,生活好了,心里高兴啊!我提住劲干,提住劲活,争取多享享好时光的福!        听了这个卖番茄老头的话,我心里暗暗惭愧 。人家八十多岁 ,还这么意气风发地生活,我才七十多岁,更应该高高兴兴地面对生活。我们的国家现在繁荣富强,变化好快啊,我们提住劲,争取看到祖国统一,华夏振兴,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