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定决心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各位网友: 大家好!我是被害家属的儿子,是一名现役军人。关于此事,我重新整理了一下,就想和大家详细说明介绍一下,还原事件真相。事情主要经过:9月11日下午6点左右,邻居涂维超召集七八位村民准备在协议中已经属于我家田地里收割稻谷,我父母发现后告诉收割司机情况,等政府这几天事情处理完后再收割,司机很通情达理表示理解,但邻居涂维超强行要求司机开工。我妈见状表达等事情处理好了再收割稻谷的意愿,但随后涂维超的妻子跑过来和我妈开骂争吵,在争吵中行凶把我把的妈打到在地,导致我妈腿部受伤,胸部呼吸困难。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涂维超也冲到跟前直接把我妈在田地拖拽,试图拖走我妈。我妈年纪较大,本身体弱多病为此险些丧命。此时,我爸看到我妈倒在地上被人拖拽,顾不着可能存在风险,跑过去和他们两口子理论。然而,涂维超却拿着铁锹朝我爸面前砍来,把我爸的手砍伤。这里要说明一下,对方发帖称喷洒喷雾不属实,当时在那种紧急情况能喷洒吗,相信相关部门定会追究谣言法律责任。我爸忍者剧痛从他们手上抢回我妈,并把我妈背回家里躺着休息。不久,镇派出所来人了,我爸打电话说妈被打伤赶紧回来,由于我在钟祥城区,等我赶回来派出所警官也要走了,我简单和警官提出诉求,派出所表示说过两天进行处理。事情主要起因:涂维超肆意把我家地里的树砍了拔了,包括银杏树和对角树,共计十几颗,市场估价至少800元。我爸把打电话报告村里,当时村妇女主任来处理,但涂维超当着妇女主任的面把我爸手指头砍伤,并说我家的田是他的田,完全是指鹿为马蛮横无理。我爸选择报警,等到镇里处理。由于当时我在出海,第二天才接到我爸电话说起此事。当时疫情爆发我不能回家处理此事,就联系了相关部门要求处理此事。后面不到一个星期内,镇村就来处理了,图片中的协议书就是当场双方签订的协议。当时是我家提出让他们赔市场价800元,但相关领导做工作说都是邻居相互退一步,最后只把风景树的赔了200元。这里要说明200元不是赔偿随意倾倒在我地的废料,而是风景树的钱,这个协议书上有的。后面我爸要求政府处理拿刀砍人事件,相关领导做工作说小事情算了。然后涂维超说为了方便,想用四分地换我们家这块地,我爸当时并不愿意和他换,因为那个田地是村里的田,并非他户名下的。后来相关领导做工作,说为了邻里团结,大家都退让一步,于是最后签协议他们三分地换我们家这块地。协议签订当天,涂维超就把之前我家地里堆了几车废料,然而几天后突然不换了。我爸表示不换就不该把废料堆在我们家这块地里面,要求他弄走废料,然而他却让我爸找村里去。最后我爸就上报相关部门,相关部门计划9月14日处理此事。补充说明:我爸和涂维超签订协议,镇村干部在场,没有绑架和强迫,是他家主动自愿。但是现在,为什么他们要刁难人,在网上散布不是言论,此事我已报告相关部门。俗话人说的好恶人先告状,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很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我相信政府机关会公平公正处理此事件。2020年9月15日

唱的好有味道

爱秀 2019-02-09 阅读 1.2万 回复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