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鱼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进入期末复习

教育 2023-12-26 阅读 8225 回复 4
        临近期末,每日都有单元检测,妞儿的压力很大。昨晚接到她,在车上就开始自行分析当天的考试和作业:数学看错位扣了三分,为什么这几次都是97-98,就不能得个满分?语文竟然全错在生字上,但是这次改病句全对;英语有三处,复数没有加s或者es,太气人了,这么简单的竟然错了;哎呀,我这次的作文竟然是优,妈妈这可是我自己写的,没要你指导的那篇,你看我自己写的作文,已得了两次优啦。为娘只能一方面吹棒宝贝作文太厉害了,进步特别大,另一方面再次告诉她考试的目的是为了检查学习的掌握程度和自身不足点,不要在意分数,不足之处下次咱们改正就好,再说了,每次都考100也挺没有意思的       进得家门,告诉她需要40分钟后才能开饭。她开心的说那太好了,我先做病句和近反义词专项、英语阅读和练竹笛,饭后再复习语文、背单词。这么列完计划后她又不开心了:怎么这么多事情?我立马进言:要不这病句、近反义词不弄了?妞儿大义凛然的拒绝:那可不行,你看专项训练后这次改病句我全对了,必须都得弄。我立马收声。       餐前一切顺利,吃饭也算开心。饭后开始复习语文,问过她是否需要我的帮助,被拒绝。10多分钟后,听到里面有哭腔:怎么这么多生字不会写,好崩溃!敲门进去,果不其然的情绪不好,正在自我批评:一个字不会罚抄40遍,今晚不睡觉了。我一看,这不行啊,好言相劝:宝宝,咱们先洗个澡,休息一下再弄,这太累了效果不好。你去洗澡,妈妈先研究下可以怎样帮助到你。       还好,愿意去洗澡。出来后情绪明显放松。让我给她听写,她一边写我一边表扬:你这可以啊,这都会写啊。她调皮的笑着:哎呀,我先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会写了。算是哄着过去了,有几个不会的我用红笔标出来,重写了一遍。告诉她明早再看一眼错的就行。总算是在9点40分给她哄着睡觉去了。       这才是小学4年级,我还是一佛系妈妈。不由得想起上午在客户处正讨论一问题,甲方姐姐接到孩子班主任电话,说孩子没有去上学。姐姐家也是一女孩,从小乖巧优秀,小升初(那时她们还需要考试)进了重点初中,排名下降孩子受不了,进入叛逆期。即使这样也在中考时正常发挥进入了最好的高中,这所高中的历年一本率是98%以上,去年985的录取率更达到60%。这全市的高手在一起,排名更是下降。高三了孩子觉得学校就是地狱,说作业都不会,不想上学。       甲方姐姐家里非常宽容,可孩子自己过不去这一关。姐姐说工作虽然辛苦,可工作上的好多事情努力终究能有解决方案和结果。养孩子这才是个大课题,而且好多困难无解。其实老师就一个要求,正常上学。这阶段的孩子家长和老师也不敢横加干预,太难了。晚上甲方姐姐说她回家前买了孩子爱吃的东西,回去看到孩子情绪还好,自己也有在家学习,也同意明天去上学。稍稍释然。        想想我们小时候,100分的卷子80分是优秀。现在得90多分才算,恨不能个个都是100。小妞小学一年级期末考试语数各100、英语96分,就这样从班主任到任课老师都和我谈不要责怪小妞(主要是她们不知道我多佛系,多不在意这分数),说是她没有发挥好。其中这英语96分全班倒数第二,太卷了。        这界家长不易,孩子们也很是不易。
     人生已过大半,对厨房极不热爱。家务活由谁干一向是看忍受程度,所以我们家做饭归爸爸,其他归我。      去年我们所在区域被静态管理时,她爸刚好出差在外。那是我每日两餐老实在家做饭。食材供应有限,妞也能及时认清形势,勉为其难的将就了一个多月。见到她爸的第一件事就是告状:你看我妈都将我养瘦了。那后面半个多月的伙食曲线简直是垂直上升:螃蟹、龙虾、鸡、鱼等等每餐不重样的。       一般情况下,她爸出差时,每周我也最多动手做个两餐:平时忙,反正我做得她也没有那么爱吃。我这么抠的一个人,平时只舍得给自己点个20左右的外卖,但为了她的饮食安全,她的餐费是我的好几倍。人懒,没有办法,只能忍着。       上周她爸又出了差,我在家干了件错事,关键是三个月内再犯,损失惨重。为了自我惩罚及稍稍弥补下损失,餐餐做饭。       静下心来,发现做饭也没有那么麻烦,一荤一素一般半小时内就能搞定。在做饭期间将厨房台面等全部收拾好,用餐后仅用洗洗碗。       这麻辣小龙虾尾也成为拿手菜之一,深得小妞喜爱。做法简单:葱、姜、蒜加上老干妈炒下,然后放龙虾尾,翻炒加盐,倒罐啤酒焖上,汤干起锅即可。炖排骨、清蒸鲈鱼、葱爆羊肉片都手到擒来,关键还快。当然了,炖排骨我都是用高压锅。炒青菜原本就是我的强项,此项不再自我表扬。        对了,本周应小妞要求,还在家涮了两次羊肉,这个更是简单,几乎无工作量。        最主要原因,是发掘了几个网上买菜的好地儿,不会自己每日去菜市场挑选,省心省力。看来人啊,只要用心的去想干成一件事,还是可以干成的。

冬日小记

流金 2023-12-10 阅读 2524 回复 1
        冬日易生思绪。上周已在轰轰烈烈的预报周末小到中雪,甚至局部地局大雪。截止目前,无雪,但空气中确实已有雪的味道       上周六带小朋友去江西参加了一场婚礼,中式婚礼,震撼、大气、唯美。现在的年轻人确实有想法,审美在线。当然,也是需要经济背书。       婚礼中我和小朋友分别有任务,她负责堵门,我负责送亲。堵门时小朋友全程高冷站在一旁,另有俩幼儿园的小朋友只会趴在门缝处要红包。无奈之下,娘亲亲自上阵,但也是第一次参与这种活动。摄影师估计从未见过如此不堪流程的堵门小队,在一旁从节目到索要红包全力指点,堪堪走完流程,第二道门就交给了两个伴娘。       送亲也是第一次,我们坐了车队的最后两部车。抵达现场后,送亲组面面相觑:待炮放完,屋前空无一人。只好硬着头皮自行入户,一楼仅剩下举行过当地仪式的痕迹:一只鸡摆在大厅桌中央。然后,自行又上二楼,都是首次见面,别人也不知道我们是谁。最后在新娘的指点下,男方匆匆给我们逐个递上红包。时间紧急,又匆匆返回酒店,开启婚宴。大家返程在车上狂笑,追问司机小哥当地风俗。看来因为这接亲流程,婆家也是第一次,根本也是顾上不了当地风俗。事后掏出红包,大家都觉得这出场费太高了:往返加停留共1.5小时,还不用应酬说话。        小朋友周六晚上开始发烧,不知道是在学校感染还是在飞机上感染的。好在周日上午状态还好,经南昌时还登上了滕王阁。到机场时开始发烧,就这样的状态也没有忘补下周水果。候机时她在山姆APP上挑选完毕,飞机落地后第一件事就是催我下单付款。       周一去了医院,自我表扬了自己的英明决策。当天在下午3点半将小朋友爹call回家一起去了医院。开完化验单后,小朋友的医保卡不支持自助缴费。她爸带她在化验处排队,我负责排队缴费。一点时间都没有浪费。等我们验完血出来。身后至少排了3、40号人。估计大家逐步下班,陪家人来看医生了。       一周砸在手上,她爸各种的忙。我只能厚着脸皮在家陪了她。周三看她状态不错,出去工作一天。她在家自已喝饮料、牛奶,晚上复烧(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病毒导致),后面几天都砸在她身上。其实,我也好忙的。        再上一周,上家单位同事给我电话,问我回不回去。薪水能翻个2.5倍确实让人心动,可是有哪家公司能如现在只要安排好工作随时可以请假,不用出差。还在原单位的朋友发的圈,正在开会冲刺呢。罢了,有得必须有失。小朋友才是这一生最大的项目。       胡言乱语着,小朋友此时正满屋子窜着:妈妈,你陪我玩嘛。       关机,下线。

心中的海

流金 2023-07-30 阅读 2671 回复 1
     Sam是15年前的老同事,夫人在海陵岛经营着民宿。这段他面临着换工作,回岛上做了掌柜的店小二,负责做卫生和拍照、运营。 看着海边的晚霞、丰盛的美食,无比的向往。        第一次见到海,是珠海金沙滩。很是失望,淡黄色的海水,让蔚蓝色大海这一词在心中破灭。因此,也少了去见大海的愿望。        惠州的大亚湾,让我见识到想象中的大海。那是同学误入CX组织,也呼唤了我去。那是个素质比较高的群体,除了讲课,还有各种免费的户外活动。在那儿玩了十来天,拒绝加入后开心的离开惠州。        习惯珠海情侣路边的海岸,多年后在烟台市区的海边看到水母,很是惊诧。海水清澈干净,那真是一个美丽的小城。        大连的海也是如这个城市一样大气,在海边公路上,眺望着悬崖下的大海,真是美妙无比。        曾到过珠海南水一个小渔村,那是一个冼姓同事的家。黑暗中一行同事坐着拖拉机穿过街道、穿过山林,去到海边。小小的房子屹立在海边,咫尺相见。       最让人难忘的,是深圳的西冲。那时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常常AA吃喝玩乐。偶尔不开心时,Ma和Chen就会载我去海边,一起在海边感觉沙子从脚底走过,听听大海的声音。        年轻真是美好。如今常常忘了,我也身在 一个海滨城市。

看这花事抚心

流金 2023-04-07 阅读 1382 回复 2

教育投入之我见

教育 2023-03-27 阅读 2.3万 回复 14
       近日”北京硕博毕业生人数首超本科生“的新闻爆出,再加上身边很多的朋友孩子正在或者计划着考研或者出国,有点个人感触。        侄女985大三在读,也是在忙于准备考研。其实以前和她沟通过好几次,有好的就业机会就先就业。当然,作为长辈,也只能分析形势和建议,最终决策还是在她自己。现在的大城市对于我们这种从农村或者小县城出来的孩子并不友好,高房价、无资源都是我们的硬伤。当然,个人能力特别强、家族有资源、家里有矿的,在哪儿都会过得很好。这毕竟是极少部分的人,他们不在我的所见范围内。        网上流出的三年初中投入百万,中考出300多分的段子,这一点也不夸张。身边的朋友同事孩子初中三年,仅补课费和租房费用,几乎都在30万-80万之间,这还不算孩子其他的开支,高中支出肯定是高过初中(注:身处不发达的二线城市)。       我是觉得,如果孩子是读书的料,愿意接受补习且有效果,那肯定是全力支持。若是根本就不愿意读书,那没有必要强求,学个技术将来自己糊个口。有房子给她,省下的教育支出留给她,后面自己有个普通的工作和收入,生活要求不高也可以过得很舒服。       至于送出国,让孩子见见世面,开开眼界什么的。最怕将来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任何事情,投入越多,肯定内心希望得到的回报也是越高。不要说没有条件的爱孩子,这是个伪命题。扪心自问,你要啥都不管,他(她)考个80分,对比你一个月投入3万补课考个80分,你对这个80分的满意度会不会是一样?       当然,若家底丰厚,以上根本可以略过。但是我等老百娃,还是理性点,不能为了孩子的教育,牺牲家庭生活质量,甚至透支孩子将来的生活基础。

七月夏日

流金 2022-07-25 阅读 5205 回复 6
       二年级的下学期,因疫情在停课、复课中磕磕碰碰提前一周结课。双减及疫情之下,周边的托管班也难以为继,小妞被迫独立。她已熟练使用燃气灶,煮饺子、蛋炒饭、煮各种花式奶茶都不在话下。但上个月妞爸做饭过程中的神操作,导致烫伤面积高达8%,让我们有了心理阴影。在厨房安装了一个监控,为着不让妞儿动火。其实是想给她点外卖,请物业送上来(小女生一个人在家,外卖送上门不太安全),可是她没有同意。只能早上多煮点吃的,家里水果和零食备足,凑合着让她吃顿午餐       中午打开监控,一切正常。下午,发现这监控成为离线模式。打她的电话手表,给出的理由是:她看不到我,所以我也不可以看到她。还有一次,她从冰箱拿出西瓜,结果掉进了甲鱼桶。小妞将甲鱼倒进了水槽,西瓜扔进了垃圾桶。随即还电话给我告知了这件事情。       她不太爱下楼玩耍,随我。小时候我可以整个暑假独自一个人呆在楼上房间。爸爸下乡归来总会告诉我哪个同学邀请我去玩,如果我愿意去,他可以接送我。如今特别能理解爸爸当时的心情,现在只要妞儿愿意出门,什么学习、工作都可以抛开,全力配合。       偶尔居家办公,我们就各自占据这书桌的一角,我工作,她学习或者玩耍。偶尔遇到难题,听到她喊妈妈。

与孩子共同成长

教育 2022-04-10 阅读 4945 回复 4
       “与孩子共同成长”这句话,一直耳濡目染。但是执行起来,真的挺难。特别是对于一个双职工家庭。要工作、生活,还要带娃。        疫情让工作节奏慢了下来,陪伴孩子的时间比较多。慢慢的有了点心得。        1 由督促式练习,改为陪伴式练习。每周45分钟的竹笛学习价格不菲,能学到哪个程度,还是靠平时的练习。去年小妞每天估计就练个三五分钟。春节开始稍好点,但也不超过15分钟,而且练一遍给自己计个数。后面自己也买了一支竹笛,看谱子吹。这下小妞兴趣盎然,给我指导,各种示范。这两周两看,进步很大。上一首《听我说谢谢你》上了5次课,但这《青花瓷》,两次课学完。省时省钱。我也有了进步,能吹《小星星》了。        2 学科学习由日计划改为周计划。给孩子列出这一周应该掌握的知识和课后练习作业,由她自已安排计划。执行得好奖励pad时间,目前效果还行。小妞本身算是比较自觉的孩子,只是需要给她一点时间消化情绪。        3 日常父母多给点影响。书法和阅读是我一直想让她坚持的,但是阅读她只喜欢漫画,书法她不喜欢,因为要写字觉得累。不再空洞的勉强,自已每天练会毛笔字,小妞在一边也觉得有意思,偶尔上来写两笔,或者是在一边用墨汁整个创意画,慢慢来吧。至于阅读,近期有了改善,能够静下心来读全文字的儿童读物了。目前她自己订的计划是每天看10页。慢慢来,让她自己学会享受阅读的乐趣。        可惜有个猪队友爸爸,天天躺在床上刷手机。对孩子有点影响。算了,每天再多看15分钟的手机,算是父女俩的家子时间吧。为了求得心理安慰,巨资投入购得防蓝光眼镜一副。聊胜于无吧。        孩子的教育对于家长,真的是个长期的过程。没有任何教材和标准使用,只能靠家长领悟,也不知道将来孩子会被教育成怎样,只能尽力而为,走一步看一步。
       每周日早上8:30--9:15,小妞的竹笛课。晚上微信老师:白老师,明早确定是否上课?老师秒复:妞妞妈妈,明天全市大筛,课程取消。很快,我也接到了居委会的相关通知。      1月7日的晚上5点—7点,已放寒假的小妞和四个小伙伴上着最爱的英语课。琪妈和我在等娃的这两个小时内手机支付着各项孩子寒假费用:托管费、游乐场次卡、英语课时费及场地费,还一起报名了一个野外的踏冰活动,然后又忙着下单着活动的各种装备,心痛并快乐着。       一觉醒来,疫情爆出。接下来的一周,忙着接受各种退款,各种沟通取消订单。生活和工作仍得继续,我和妞爸俩倒腾着在家看娃熬到春节假期。       万般期盼中延迟一周终于开学,那天的朋友圈都是刷屏分享着喜悦。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两周不到,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小妞开始经历网课。       自1月以来,工作方式开始有了大的变化。以前每周五会做好下周的工作计划,现在是提前一天定,第二天早上出门前再作确认,只争朝夕。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被管控的人是谁,下一个需要静止做核酸检测的区域是哪儿。能远程处理的事情,都居家完成。早起吸尘、拖地。泡上茶,开始工作。小妞上午自己安排学习和游戏。中午时分,她的小闺蜜会过来用餐和玩耍,直到小闺蜜妈妈下班。我也得到大片时间用于忙碌工作,相比起2020年的疫情居家,坦然、充实,不再焦虑和担忧。       这几个月的账单,大幅下降。疫情以来,机构停课、不叫外卖、无外出就餐、没有游乐项目。每天,上午工作、中午做饭、下午工作,4点钟后带娃下去小园子或者门前小公园放个风。庆幸的是,我和妞爸所在的公司均在疫情影响下没有亏损,能够发放足额工资。       小闺蜜妈妈所在公司,全市大筛要求静止不能上班时,会扣工资。他们的同事为了保证去上班,每天5点就出门上班,甚至有些担心小区突然被封,干脆晚上睡在车里。        直播课第一天后,班主任私信问家长有没有什么意见。我们班家长都很冷静,担心都有,但是疫情走势,直播课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家长都能理解。学校也积极听取了建议,第二天取消线上点名的操作,孩子们每天可以少看20-30分钟的电子产品。        上周一因工作外出,将小妞送到同学家里。下楼时在电梯间碰到一个外卖小哥。他说他们公司每周只工作三天,生活所迫兼职做骑手。那是个很阳光的小伙子,和我说这些时是笑着的,发自内心的笑。没有埋怨、没有难过。积极奔跑的人,真的好帅。       前天有客户工厂的工人确诊,刚好销售部同事这周去开过会。当天晚上和她约有电话会议。谈完公事后她一直嘀咕着这事,我们安慰她顺其自然,好好睡觉。她说主要是后面又去了好几家别的单位,是怕影响到别人。       这个城市天性乐观,疫情离我们很近,又似乎很远。大家该封的封着,能工作就工作,没有抱怨和牢骚,都在努力的生活。

雪的记忆

流金 2021-12-26 阅读 3332 回复 4
       身在北方,暴雪和低温都是常见。可在朋友圈中看到钟祥下雪了,却是让人好激动       离开老家太多年了,感觉好多年也没有见识过老家的大雪。小时候,每年都有大雪,可以淹没脚踝的厚度,也是非常的冷。       进入深秋,家里开始贮备劈柴,整理房子周边的树木或者从更乡下的地方购买。我和哥哥的任务,就是将爸爸锯或劈好的木柴抱到指定的地方,一一码好。然后锯木的木屑,也是要留下来,用于薰腊肉使用。那时候家里有三间土屋,其他季节放各种杂物。一至冬天就会收拾出来,分别做为冬天的厨房、烤火房,烤火房旁边那间屋子,会放一张床,这个床大部分时间都由我占有,暖和啊。      冬天时,学校就会通知学生带点塑料布,用于封窗户。到四年级后,学校搬到新地方,才终于有了玻璃。外面大雪,教室就会飘点小雪,可是回忆中,却没有找到冷的印象。只记得去上雪时,棉鞋总会灌一脚雪,到家就是在火龙边上,各种的烤烤烤。       大雪纷飞时,并不是太冷。妈妈去干活时,总是跟在她身后。在大雪中闭眼感觉雪精灵的话语,漫无边际的发散着想象。       雪停了,房后的竹林,房前的小池塘就是我们的游乐天地。竹林的竹子被大雪压成了一个个雪棚,我们一个一个的找着 ,各种的奔跑、寻找、摇雪。从池塘中取上一块块的冰,用麦杆吹出一个小洞后,绑根稻草,拎在手上,不时的舔上一口,冷到心腑。       在外疯跑冷了,就回屋子里烤火,烤个花生、红薯,或者从火龙上吊着的腊肉上切下一小块肉,一起烤熟。还有,妈妈会在大雪时,坐在火龙边上织毛衣,我们也会在边上用她不用的毛线,织个手套、发带。        此时,室外温度零下七度,但是室内却是26度。        大雪时,陪小妞外出玩雪,太冷就回家玩玩具,和她一起煮茶。希望将来,她也能有关于大雪的温暖童年回忆。

双减记录

教育 2021-12-12 阅读 1万 回复 33
       最近看到论坛中,有多个主题是关于双减。作为一个二年级孩子的妈妈,我也想聊聊我的个人感受       这里有几个前提:人在外地、双职工家庭自已带娃、普通家庭。       没有双减政策前,小妞是在外面上的托辅班,托到晚上7点10,但是大部分时间,我们是5点20左右就接走。费用是托管费1500元/四周、25元/餐,因那时候周二是12点放学,也就是一周在托辅班吃6餐。以一个月四周计,每月费用是2100元。托管班除了管孩子学校作业外,还管家长留给孩子的作业,并会指导孩子预习。       另外,当时在托管班,另外报有书法班、创意美劳。分别是周二下午、周五晚上上课,免去接送之苦。平均每月交给托管班的费用是3000元。          然后,双减来了。我们学校的托管有两个时间段:5:30或者6:30(周二后面增加了3:20)。        当时对我们学校的托管要求是达标率为85%,教育局出台的政策是每月托管费不允许超过120元,由各区教育局定收费标准。我们班的同学家长都比较支持老师的工作,100%参与。大家的想法是不要为难老师和学校,先报名托管,该付的钱先付。至于后面让不让孩子在学校呆着,再议。        前两周,学校真的是手忙脚乱。场地、师资都是大问题。小妞在校队,由原本的一周两次(1小时)训练,在那段加到了一周三次(2小时)训练。非校队的同学,一周各种的校外老师川流不息的来往。        到后面,终于算固定下来。正常放学至5:30段内,有校队项目的孩子是每周两次训练,非校队的孩子有一次素拓课,一次兴趣课。另外三天由各学科老师坐镇,悄悄的说,做题和练习(实际是卷子)都在这个时间段完成。作业的错误都必须订正后由老师检查。至于学习效果,未知。因为没有分数,没有排名。但看了下小妞带回来的作业和练习,整体还算可以。       第一托管时间以后的托管,就是合班由值班老师照顾。我们周二因为是选择5:30放学 ,所以有幸看到周二放学时,几个值班老师来来往往的送孩子。但小朋友们很喜欢啊,可以折纸、做彩泥,就是两个班合在一起玩儿。       托管费用是90/月+周二中午餐费15/餐,共计150元。       双减后,学校周边的托管班陆续全部关闭。除了托管生源少,主要是学科类的不让开课。托管班几乎都支撑不下去了。这对个人的影响是,寒暑假如何安排?虽然学校也会有,但那肯定不让学习学科知识。我还是希望她在假期能提前预习。目前找到一个家长在公寓自办的小班,准备寒假一试。        深层次的东西,太深太多,就不再分享。总之吧,想得开时就是喜,想不开时就是焦虑。

元旦联欢会

流金 2021-01-04 阅读 5902 回复 3
       早在两周前,老师已通知家长为孩子录制一个元旦节目。小妞坚持老师说的是自愿选择,拉花或者表演节目二选一就行,当然愿意多选也可以。屡劝无果后,非原则性事件就尊重了她自己的选择,给她网购了拉花,反正这结果是由她自己承担。果然在联欢会的前一天,她放学回来告诉我元旦节目是必须的。匆匆的录了一首歌《唱!唱!唱》,全程22秒,胜在造型清新算是有了个交代。          元旦联欢会是12月31日上午,在本班教室进行。孩子们在自已的座位上戴着口罩,通过显示屏观看了元旦的节目。播放的节目是谁表演的,表演者就上去讲台和视频合个影,联欢会最后有个组成员合影。这就是传说中的云演出啊。我对妞说,你得记录一下这个,以后的作文素材,叫做:疫情下的联欢会。对了,说起疫情,孩子们的班主任为了避免同学的相互打闹和奔跑,要求课间上厕所或者打水的同学,都必须由俩组长一头一尾的列队接送(PS:一组6个同学,含2名组长)。初始觉得这不是集中营么,后来一想起她们班在接种流感疫苗的现场,将卫生服务站闹破天的场景,心里默默的为老师点赞:有才华,有手段!!     小妞的元旦联欢会结束了,不由的想起了我们曾经有过的元旦联欢会。     我们村离镇上有30多里路,那个年代,一天就一趟班车。每年元旦和六一儿童节,学校就会送上几个节目到镇影剧院参加表演(好象每个学校都会有)。很奇怪,我们那个班的女生,几乎年年都选上,好象从幼儿园一直演到了4年级。      学校没有钱,为了少住一晚,又要保证演出,元旦演出当天老师们就凌晨2、3点挨家挨户的敲门,叫醒并接上参加演出的同学们。到学校时,已有老师生燃了木柴给孩子们取暖。我们会在那儿做最后的练习与彩排,并吃个早餐。再等着最早的班车去镇里。到了镇里,就是换衣服、梳头发和化妆。那时候的化妆,不过就是涂点胭脂、用指甲油点个美人痣,涂个口红。但是在我们的眼中,已是盛妆,那个美人痣更是迟迟不舍得抠下去。       那时候负责整个节目编和教的,都是王老师。那些年印象最深的舞蹈是《采茶扑蝶》、《洗衣歌》、《采蘑菇的小姑娘》和《草原牧歌》。还有个小合唱,其中有我和俩个哥哥,唱得是《小白杨》、《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新年好》。时隔多年,那个歌词和动作还能依稀记几个。耳边似乎又响起了:洗呀洗呀,快快洗呀,嗨嗨......        演出一般从上午就开始,持续到下午。结束后,老师们就会领上我们,先吃晚饭,再去镇招待所住上一晚,办理入住后还可以在镇里到处逛逛。每到镇里演出前,爸爸就会给我2块钱零花钱。镇中门口的羊肉串、山楂片,是我吃过最美味的零食,没有之一。记得有一次正在招待所吃饭,有个单位在那儿进餐,看到我们这群乡里伢子吃得太寒碜了,送了一个火锅给我们。刚好那次爸爸去镇里拉货,顺路去招待所看看我。然后回去后,爸爸告诉了同村的家长:伢子吃得特别好,还有火锅。因为这个,还有个落选的女生,让她妈妈找了老师,要下一次也参加演出。       那些我们无比回味及追忆的童年啊。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