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宾

爱遍天下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据中国网湖北2022-02-18 22:11《端着架子,热衷圈子,把玩章子,捂紧帽子,沉迷乐子,高唱调子,钻营路子,追求面子》一文,2022年我们钟祥开展了一场为期一年的“破除官本位、发展大突围”大讨论,一位主要领导还用八大现象为其画像:端着架子、热衷圈子、把玩章子、捂紧帽子、沉迷乐子、高唱调子、钻营路子、追求面子。并掷地有声地表示,“破除官本位关键要摸着良心、扪心自问、刻骨铭心,摆正做官与做事的关系,摆正自己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只有从思想深处破冰,才能确保发展主赛道上不偏离、不掉队……”       到今天,从时间上看,讨论似乎早已结束,不知讨论的结果如何,是摒弃之,还是继续秉持之呢?只是讨论而已,落实到干部们的具体行动上没有?       我读了该文后,也颇有感触,很认同文中的观点:一是我们钟祥的“发展”的确已经陷入“衰落”的重围,需要“突围”;二是钟祥的干部的“官本位”已经是冰冻三尺,的确需要“破冰”。        近年,本人没有少和钟祥行政官员打交道,曾到人社、房产、医保等多家单位找相关官员办理过事情,但并未遇到过“门好进、脸好看、事难办”,故意卡脖子不办事的现象,相反他们接待很热情,办事也算顺畅,几乎没办法将他们与官本位的画像画上等号。       那么,这个官本位的画像究竟画的是什么人呢?其实,只要我们观察一下钟祥身边发生的事情,就不难找到其准确答案。       1、钟祥群众在本论坛里反映了那么多问题,比如行政机构搬迁转圈圈、公园改名不当、背街小巷整治不到位(一场暴雨让漂亮小巷的问题原形毕露)等问题,都充耳不闻,从不解释,从不说明,更不纠正,置之不理,这不就是“端着架子”,显示权力的傲慢吗?       2、棚改工作悬而未决、烂尾工程久置不管,招商引资失败也不亡羊补牢,这不正是“捂紧帽子”,不敢担责,惧怕困难,担心难题解决不了而影响政绩,因此面丢了自己的乌纱帽吗?       3、高调举行所谓的招商、开工仪式,泛滥的没有文化的“文化节”遍地开花,地各地不停地举办,上电视,登报纸,结果活动应投入的成本投入了,“文化”的台搭起来了,却不见经济唱戏,并没有扩大其影响,更没有带来什么效益,只是一哄而散,这不就是在“高唱调子”,真戏假唱吗?       4、明知“创城”的条件不够,不去脚踏实地地创造条件,提升城市文明,而是铺天盖地地让“红马甲”们站街守巷,不惜代价地应付上面的检查,这不就是在“追求面子”,想走捷径巧取那块牌子,从而增添自己的政绩吗?相关事例不胜枚举,在此不一一列举。用我们老百姓的目光看,这幅官本位的画像还是画得很到位的,既形似又神似,可以说刻画得入木三分。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佩服我们钟祥领导们的勇气的,别的不说,听其言,他们起码敢于自我剖析,自揭伤疤,自我画像。只是观其行时,很遗憾,那就不是那么言行一致了,行动中还是秉持的官本位的老一套,一年的“破除官本位、发展大突围”大讨论算是前功尽弃了。       钟祥若真要摒弃官本位,那就要践行民本位,不只是讨论一下,画一画肖像,仅仅停留在嘴巴上,重要是落实到行动上。套用一个广告词,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口碑。你说得再好,没人会买账的。你做得好,人民群众才会认可。至于 钟祥领导的画像,还是需领导自己去画,但不只是用嘴巴,关键是用手和脚,当然,不要再画官本位画像,希望画得像焦裕禄、孔繁森那样……
        由于我们钟祥先后被两任腐败的主要领导所折腾,所以我们钟祥人民对现任领导很是期待,希望他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不再瞎折腾,真心为钟祥做一点实事,让我们钟祥在平稳中健康发展,也让钟祥人民能享受到时代发展的红利。也许是期望值太高,因而便对现任市领导产生了一种偏见。从我们看得着摸得着的事情上看,以为他们只热衷于形象工程、政绩项目,秀花拳绣腿,耍表演式的把戏。比如为公园、马路更改一下名字;让行政机关搬迁转一下圈圈;废品收购般地招商,盲目地上项目;不切实际、劳民伤财地进行“创城”等等。        最近,我在云上钟祥上读到一则题为《钟祥2021年十件民生实事出炉》的旧消息,其内容有些让我动容,便有了一种想法,想改变对现任领导们的看法。该文中言之凿凿,说他们“作出充满发展‘温度’和幸福‘质感’的庄严承诺:着力实施一批看得见、摸得着的民生项目,办成一批有温度、有情怀的民生实事,不断提升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其民生实事涉及到社会保障、中小学改扩建、方便出行、健康养老、环境提升等十大方面,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十件民生实事。       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我读此文之所以能动容,因为我感觉到现任领导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了我们老百姓的身上了,要为我们做实事,做好事了。       实际情况是不是如此呢?       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三年了,这十件民生实事做得如何呢?哪些事情已经大功告成了,哪些事情还在路上呢?还有,我们钟祥的人民群众从中获得了多少“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呢?       我查找了云上钟祥和政府网,并没有找到官方的相关报道,似乎这十件民生实事只有开始,没有结果。       说实话,据我所知,实事还真的在做,认真不认真就不好说了,我们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就我而言,对其中的两件事还是有所了解的。       让人难受的是,了解了这两件事后,我对他们的偏见似乎还加深了。       一件事是背街小巷的整治提升问题。据我观察,背街小巷拆除了违建,粉刷美观了,但遗憾的是,由于管理不到位,各种车辆乱停乱放,挤满背街小巷,市民出行仍然还是不太方便;       二是某高中扩建问题。经过两年多的拆建,的确是扩建了4500㎡建筑面积,但很可惜的是,并没有做到教育资源的优化,相反还造成了极大的浪费。为了增建一幢教学楼,拆除了两座功能齐备的学生公寓(其中一座修建没多少年),而让一幢楼(小礼堂)闲置,一幢楼出租给了员工居住(曾为学生公寓),另一幢大楼租给了一家民营企业(具体情况将在另一帖子《某高中扩建,是教育资源优化,还是浪费》中详述)。       不知是领导们的能力原因,还是责任感的原因,毫不客气地说,这两件实事都没有做好,或者说没有做细,做精,留有缺憾,没能让人民群众有什么“获得感”,相反还有了失落感,甚至感到被当时的高调承诺给糊弄了。       既然当初承诺要做十件民生实事,那就要落实到实处,认真做,把事情做好,真正让人民群众有获得感和幸福感。       我所了解的两件实事做得不尽人意,其它的实事做得如何呢?虽然说窥一斑而知全豹,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不能武断地下结论说这十件实事都没有做好,我现将《钟祥2021年十件民生实事出炉》原文附在本帖后面,希望知情的网友们一一对照,跟帖好好地聊一聊。做得好,我们点赞,做得不好,我们拍砖、吐糟。希望我们的领导们今后在做实事时,不要只停留在口头上,要切实地落实到实处,同时可以上他们知道,我们钟祥人民不是好糊弄的,做得好,做得不好,我们老百姓心里有一杆秤。
       自从嘉靖公园更名为石城公园后,本人虽然常从其门前经过,但再也没有进去休闲过,因为我知道,关于石城,没有多少值得纪念的东西。在目前仅存的记载中,无非就是那两点:一是在三国后期东吴派了一个不知名的将军在此设了一个牙门戍;二是西晋泰始年间(265年至274年)羊祜都督荆州诸军事和镇守襄阳的时候曾据郢中,并在此垒石为城。仅此而已,没有什么有影响的历史人物至此,更没有什么大的历史事件在此发生!我担忧,若我们现在往公园里硬塞“石城”元素,弄得不好就会画虎类犬,不伦不类。        前日见本论坛一则帖子,得知石城公园里建了一处仿古书简,恰巧验证了我的这个担忧。       我看书简上的文字标题,应该是紧贴石城,没问题的,我们不评论,但其不错的内容以古代书简的形式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我就有点弄不懂了。甚至想问:在石城公园建一排仿古书简,究竟是想告诉人们什么事情呢?难道是想告诉到公园休闲的人们,羊祜在郢中垒石建城的时候,他们的文化人还是在书简上书写文字吗?       稍懂点历史的人都知道,早在东汉元兴元年(公元105年)汉和帝就下旨推广蔡伦的造纸技术。由于造纸时取材容易,造价低廉,面积大,非常便于书写文字和绘画,还方便携带,很受文化人的青睐,并逐步得到了推广和应用,到魏晋时期基本上已经普及。       羊祜在郢中垒石建城的时候已经是西晋泰始年间(265年至274年),时间过了一百五六十年,纸张的普及也有一百多年,难道那时的文化人们宁愿舍弃价廉、方便书写、便于携带的纸张不用,而去用笨重、书写不方便的书简不成?       据知乎《纸到底是何时在中国广泛使用的》(南京经济学硕士强文)一文中介绍,“西晋时期纸张已经普及,在诏书、章奏、书法、书籍和书信等方面都已经普遍使用了纸张,只有用于官员任免的诏书和策封三公、王侯的策书,还坚持少量用书简。”西晋时,竹简和木牍已经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       现存晋朝著名书法家的书法作品,除了石碑上的拓本,就是纸质作品了。像当时著名的书法家索靖,他生于239年,卒于303年,几乎和羊祜在郢中垒石建城是同一时期,他的书法作品《出师颂》就是纸质的。稍后的东晋书法家王羲之(公元303~361)的传世之作《兰亭序》的真迹也是纸质的。       要说,仿古书简只是公园的一个展现形式,只要好看就行了,不会大煞公园的风景,也不会影响人们休闲。不过,若要用高标准来要求的话,我认为在石城公园立一排书简还是有点不太适合的,一是懂历史的人会让人认为你不懂历史常识,将当时已经淘汰的书简当成了代表石城的重要标志;二是普通群众会被误导,他们看到此书简后,也许会认为我们的祖先在西晋时期还在竹片或木片上书写文字。       作为供市民休闲的公园,要么不讲历史,既然要讲历史,那就要严谨,不要违背历史。不要因为你的无知,闹出历史笑话,让人耻笑。
       据云上钟祥报道,今年1月31日,钟祥市举行了2023年一季度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集中开工的37个项目总投资165.4亿元,某位市领导还在仪式上誓言要让“塔吊林立、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成为钟祥大地的最美风景。        看了这则新闻,我想,在举行这种轰轰烈烈开工仪式的同时,我们的决策者们能不能兼顾考虑一下那些因招商引资失败而形成的烂尾项目呢?比如楚商国际产业城。       我弄不明白的是,我们的领导们宁愿另起炉灶,零零散散地引进一些不太靠谱的小项目,也不愿意盘活像楚商国际产业城那样上规模的项目。       楚商国际产业城原准备投资120亿元,只比这37个项目的总投资少45.4亿元,若通过我们钟祥政F的努力,能让其走上“重生之路”,甚至“复活”,最终红火起来,并不比那37个项目逊色啊!       大家知道,楚商国际产业城的那个项目是我们钟祥市上任领导出于长官意志拍脑门做出的决策,为将南湖城市化而铺的大摊子、摊的大饼子。       有人要说了,这是前任领导们留下的烂摊子,与现任领导有何关系呢?       也许现任领导们没有这种想法,但以我们老百姓的眼光看,他们的确没有采取过什么补救措施和相应的行动。楚商国际产业城于2012年开始破土动工(当时的开工仪式比此次的开工仪式更上档次,更隆重,莅临现场的领导的职位更高,用全省瞩目来形容也不算过),不料在三年后的2015年该项目便悄然停工了,至今烂尾长达8年之久。现任市主要领导已经到钟祥二三年了,也许见到过,也许还没有看到,反正目前该项目仍然是断垣残壁,杂草丛生,无人问津。       楚商国际产业城位于南湖新区,成片的烂尾建筑矗立于扩展后的钟祥城区的南大门,紧临南北纵跨河北、北京、河南、湖北、湖南、广东五省一市的兴阳线234国道。       烂尾的楚商国际产业城兀立于车水马龙的国道边,就像在广而告之,凡经过此处的人们皆可目睹,既显眼又扎眼。       若将美丽的钟祥城比着一个美女的话,那些烂尾建筑就像是美女脸上的疮疤,极影响城市的美观和声誉。这一点我们还不说,丑点就丑点吧,关键是另外两点:一是造成了土地资源的严重浪费;二是会影响以后的招商引资事业。这个不难理解。你想啊,有楚商国际产业城这一烂尾项目的存在,有实力的投资者到钟祥投资时会不会三思而后行,会不会认为是投资环境有问题,会不会以此为前车之鉴而望而却步呢?       有人会说,这个烂尾项目的存在,目前并没有影响我市的招商引资呀,照样引来了那么多企业哩!但我们想过没有,我们最近几年招商引资招来了像样的大企业没有?那些不在乎楚商国际产业城这个失败的教训的投资者中,是不是不乏有像曙光汽车那样想来钟祥抓救命稻草的企业呢?       我们不禁要问,对于像楚商国际产业城这样由前任留下的烂尾项目,我们的现任领导们是不是就可以置身事外而置之不理呢?       我们打一个最浅显的比方,就以治病为例。假若医生面对一名患有疑难疾病的病人,虽然其疾病不是医生造成的,但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他能拒绝为其医治吗?显然是不行的,不然就是见死不救,就是失职!不客气地说,作为现任领导,若面对前任留下的烂摊子,不收拾,让其长期存在,让其长期影响钟祥的经济发展,这不也是一种严重的失职吗?       据比目镜网《2022年钟祥市招商引资工作综述》一文,钟祥市2022年“全年签约亿元以上项目150个,同比增长44.23%;其中20亿元以上重大项目7个,50亿元以上项目3个;落地亿元以上项目118个,入库项目55个。据云上钟祥,最近,又有一小微企业携105亿元投资牵手我们钟祥……       我们的招商引资战果非常辉煌,但我却有一种担忧。近些年,我们的领导只重视招商引资的成绩,对一年引进了多少企业和多少亿的投资而沾沾自喜,却不重视引来企业后如何为其保驾护航,如何留住好不容易招商引资引来的好企业,让其在钟祥扎根并发展壮大,真正为我们钟祥的经济繁荣贡献力量。因而,我们在招商引资时,决策者不能保持权力理性,不能知己知彼,更不能甄别优劣,而是脱离我们钟祥的发展实际,甚至罔顾民生福祉,引来一些无前途或摇摇欲坠的企业,因此,便造成了个别项目烂尾,一些企业撤资,少数投资人落跑……导致大量良田、厂房等资本存量的闲置与浪费,大笔补贴、贷款等资金打水漂,把招商演变成了“招伤”。可以这么说,我们钟祥今天的经济发展不尽人意,恐怕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盲目招商引资,引来一些阻碍历史前进车轮的绊脚石所造成的。不知有关部门统计过没有,目前,我们钟祥有多少项目烂尾,多少企业撤资,多少投资者跑路?       一味地追求招商政绩,热衷于上项目,拿民生利益赌博,这并非我们钟祥独有,也不是只有我们钟祥的前任领导会这么干,类似的例子在其他地方也不鲜见。因而,Z央多次发出要求各地“做好盘活存量资产扩大有效投资有关工作”,许多地方的政F也认识到复活烂尾项目的重要性,并在积极地做这方面的工作,有的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最近,国家发改委关于印发盘活存量资产扩大有效投资典型案例的通知(发改办投资〔2022〕1023号)里,公布了24个盘活存量资产扩大有效投资成功案例。        在这24个案例中,其中就有我们身边所熟悉的荆门市猎豹汽车产业园。2019年,荆门猎豹汽车项目陷入破产清算困境,面临土地、厂房、生产线闲置……招商引资失败,但经过荆门政F的争取,2020年10月成功牵手长城汽车,让猎豹汽车产业园华丽转身而复活,成为了长城汽车在华中地区最重要的整车生产基地,2022年产值逼近百亿元。在长城汽车的带动下,十多家本土汽车配套企业不仅产值大幅增加,而且陆续加快扩规扩产步伐……       该文对荆门市政F所做的工作只用“争取”二字来概括,以我的解读,这“争取”里面一定包含着领导们的智慧、能力、心血和精力等内容。这些成功的实例足可以说明,失败的项目只要我们的政F能“争取”,还是可以让其起死回生的。那么,我们钟祥的政F和领导们为什么不能受到启示,从中获取经验,也“争取”一番,请来像长城汽车那样的救援队,让楚商国际产业城凤凰涅槃而获得重生呢?       对于我们还处于发展中的钟祥市而言,若能让楚商国际产业城这样大型烂尾项目复活,相当于抹平了我们发展过程中的一大块伤疤,也向外界释放出了我们钟祥深耕招商引资、厚植城市创新的智慧、决心、专业与实力。       鉴于此,我建议我们钟祥的现任领导们尽快行动起来,组织专门力量,既要收拾好前任留下的“烂摊子”,也要防止自己招商引资不成功而形成的新的烂尾项目,并形成一种谁引进谁终身负责的机制,跳出“喜迎引资,默送撤资”的怪圈子,不要将招商引资当成了垃圾回收站,真正做到每引进一家企业,就能够多一个助钟祥发展的动力。一句话,既要让“塔吊林立、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成为钟祥大地的最美风景,也防止烂尾项目大煞我们钟祥大地的风景。       我们迫切希望我们钟祥的现任领导们有能力让楚商国际产业城等烂尾项目复活,请停止废品收购站式的招商引资……
       威龙船厂震惊全国的安全生产事故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了,不知后续情况如何,比如遇难者家属的善后安抚问题,受伤者的治疗进展等,还有相关责任人的处理结果……        据新京报,造成此悲剧的直接原因“系现场作业人员喷涂油漆时,喷雾遇明火引发爆炸”。那么,作业人员为什么会犯这种职业操作错误呢?       有些网友剑指相关管理部门,认为他们对企业的生产安全监管不力,对作业者的安全意识教育培训做得不到位……不过,对这一观点我不能完全苟同,相反,还认为这次市场监管、应急管理、消防、医疗等单位反应迅速,灭火、救人井然有序,配合默契……我们应当为他们点赞才是。       事故发生于4月14日,这一时间节点耐人寻味。大家知道,此时,我们正在如火如荼地“创城”,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悲剧。这次安全生产事故和“创城”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两件不搭界的事情,可就是因为这个时间节点,我们不得不将二者联系起来。       “创城”年年在搞,可今年与往年截然不同,几乎是倾全城之洪荒之力,将“创城”作为了当前的第一要务行驶在快车道上,其它的工作纷纷让道。决策者大手一挥,便调兵遣将,抽调大量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排兵布阵,将其派往“创城”第一线。由此,许多行政工作人员离开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放弃了手头工作,需要做的工作只得停办或延后。在这些抽调的工作人员中,也许就有市场监管、应急管理等局的工作人员。       本人曾在某局办理一件私事,眼看程序走得差不多了,事情办得有了眉目,不料遇上“创城”,经办工作人员上了“创城”前线。好在我办的事情并非倒悬之急,也没有生命之危,找不着经办工作人员,便心甘情愿地为“创城”让道,事情延后了十多天才办妥。       当时,有些工作人员婉拒上门办事的群众,拿的挡箭牌就是“创城”,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正在‘创城’呢,等‘创城’结束了再说。”       “创城”还真能唬住人,老百姓的事情再急,再有脾气,只要听到这个理由,也就不再说什么了,真把为“创城”让道当成了理所当然的。       大多数事情暂时停办或延后,也许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有些特殊的行业就不同了,像市场监管、应急管理等局负责管理的生产安全工作,就不能延后,更不能停止不管。俗话说,生命重于泰山。虽然此次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出于偶然,但必有其必然性。我们对生产安全的监管,其力量在任何时候都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更不能釜底抽薪将其监管人员挪为他用。事故就像狡猾的敌人,只要你有丝毫的疏忽和懈怠,它就会趁虚而入,最终酿成难于承受的大祸。       这次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是血的教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必须吃一堑长一智,防微杜渐,吸取教训。其发生于“创城”进行时,更是对我们的当头棒喝。“创城”工作虽然很重要,但不要忽视其它更重要的工作,更不能让其暂停或延后。好在我们的决策者还算明智,目前,让“创城”工作已经进入了“常态化”,不再穷兵黩武地去“创城”了,若行政工作人员的工作长期如此被打乱,恐怕发生的悲剧会更多,会更严重。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威龙船厂发生的这场悲剧,我们的决策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按照我党的《问责条例》负领导责任,一点也不冤枉。       本帖子的诉求是,希望以后再有类似突击“创城”的重大活动,需要人手时,尽量发动普通群众去做,让行政工作人员继续坚守自己的工作岗位,做好本职工作。切勿再为了捡“创城”那样的“芝麻”,而丢掉“安全生产”那样的“西瓜”,因小失大,得不偿失。城市再重要的称号和牌子,也没有人民的生命重要。
该主题已被管理员屏蔽,仅有权限的管理员可见
       从4月2日起,我连续发了7个帖子,因为大多说的是与民生有关的问题,因而捧场的网友较多,纷纷行使公民权留言支持,我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今天,我主要是想说一说4月12日发的那个《行政机关搬迁“转圈圈”,究竟转晕了谁》的帖子,因为此帖子的跟帖内容丰富多彩,网友各持己见,有点赞的,也有拍砖的,既有批评“转圈圈”的荒唐之举者,也有竭力为此举“洗地”者。        其实,这次单位(少量为非行政机构)搬迁不只是文中所提的三家,同时搬迁的有20多家之多,这恐怕是空前绝后的,全国罕见。       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如此大动作的搬迁呢?       最近,我又到实地看了看,再结合网友们的跟帖,我归纳出了三个原因。       一是需求说。       网民柚子皮皮球跟帖说:“公安局那个地方本身多早就搬了空出来了,你的意思是那么大个地方不用了,空置就不浪费?城市发展这么多年了,很多行政单位办公场所早就跟不上办公需求了,这也要先跟你打请示说明原因?公安局、教育局那些楼都几十年了,又破又小,还安乐窝,莫把人笑死。而且后面家属楼怎么搬?人家早几百年退休了的职工再说当年都出钱买的房子,换房子住?带不带脑子啊。最后,不要什么问题都用肮脏的心理去揣度,职工、住户没意见,你一个门外汉意见溜了,过去了这么久的事情还能被你拿出来搅,就是带动人民负面情绪,赚流量,还“心知肚明”,知什么明什么大大方方说出来啊!”       此网民说得慷慨激昂,还上纲上线到“带不带脑子”、“肮脏的心理”、“带动人民负面情绪”等字眼,似乎我的帖子刺痛了他的神经。在此,我暂且不深究他的用词用句,只心平气和地来说说教育局是不是迫切需要搬到原公安局那儿去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教育局原有两座办公大楼(其中迎街的一座楼曾为教育宾馆),自己的办公区域还没有完全利用呢,将迎街面的那座楼的一楼全部出租给了商户。再者,我们去测量一下原教育局的办公面积,再去测量一下现在新教育局的办公面积,看现在的办公面积真要比以前的办公面积多吗,多多少?       再说,城市发展后,ZY并不是要求行政单位也跟着发展壮大“臃肿”起来,而是要求“机关瘦身”。有意思的是,我们钟祥的工商企业没有发展壮大起来,至今少有上市公司,可行政单位却“肥胖”得原办公地不够用了。       很显然,教育局对公安局的那个位置的需求并不是很迫切,这个“需求说”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二是资源说。       网民别离跟帖说:“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把闲置的办公楼合理利用起来,把不适应发展的老旧楼房改造一下,既节约了资源,又提高了效率,本无可厚非。但是,这样的做法也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认为这是浪费资源,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有些人看似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为老百姓说话,实则是为自己的利益说话,只要不符合自己的利益,就在网上抨击,说三道四,最终还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此网民的话让人忍俊不禁,似乎这种“转圈圈”非常正确,是我在“说三道四”。       大家知道,原公安局有两座办公大楼,教育局搬过去不久,就因要解决停车问题而拆除了前面的一座办公楼。其价值若按目前“棚改”征收补偿的价格来计算的话,少说浪费了数千万元。要不是慷国家之慨,谁会这么做?若这样也是“既节约了资源,又提高了效率”的话,目前老城区的居民停车难,迫切需要停车场停车,为什么不拆除几座行政机构的办公楼来建停车场,解老百姓的燃眉之急呢?       这位网民若是一位小老百姓,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也许是不了解情况就信口开河了。要是“体制内”的工作人员,我严重怀疑其职业操守了,明知将一座好好的办公大楼拆除了,浪费了数千万元,竟然视而不见,看成是“合理利用”,不难想象其在平时的工作中会不会有无颠倒,是非混淆,欺上瞒下,说假话,办假事。       由此,“资源说”也很难成立。       三是风水说。       这是网友DOS4488跟帖时开的一个玩笑。我也和这位仁兄一样,不太相信这一说法,只是玩笑而已。不过,坊间也盛传这一说法,还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说某领导请来了一位全国知名的风水高人,手持罗盘在钟祥城里仙游了一圈,便献上了行政机构搬迁“转圈圈”的锦囊妙计……       要说风水,原教育局比市ZF大院要强多了。也就在近些年,不知从那个院子里走出了多少个问题官员。有的人还在那个院子里干得风生水起时就“扑街”了;有的已经走出了该院子,正官运亨通,官至厅局级,不料也倒霉了。真担忧还有后来者重蹈覆辙……        但愿“风水说”不是真的,作为D的干部,岂能不信奉人民,信奉鬼神呢?前任林书记的智囊团里不乏有风水高人,可神仙还是玩忽职守没能保佑他,让他“进去”了。       说实话,只要你不伸手,屁股下面保持干净,管紧裤裆,你就是不信风水,也会高枕无忧。       那么,我们钟祥的行政单位搞大搬迁,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希望“转圈圈”就此打住。
      从表面上看,背街小巷似乎已经改造好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钟祥城区非常注重像王府大道、承天大道那样的“面子”工程,将其建设得既宽敞又美观,而将城市“里子”里面的背街小巷给忽视了,不管不顾,像探花坊巷、鼓楼坡、仓库街、崇岵街、察院街等地方,几乎就成了被遗忘的角落,真可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背街小巷本来就不宽敞,再加上居民们乱搭乱建,商户们乱占乱用,私家车乱停乱放……路面还斑驳不平整,下水道也不畅通,坑坑洼洼里臭水聚集,脏乱不堪……不仅给文明城市拖了后腿,关键是给居民出行形成了巨大的困扰,特别是居住在小巷里的私家小车,想进想出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好在从2022年开始,我们按照“路平、水通、线顺、灯亮、墙美”的总体要求,对城区的104条背街小巷进行了改造。强拆了违章建筑,还原了街巷的原始宽度,修通了下水道,铺平并硬化了路面,还美化了周围环境,整体进行了翻新,的确是做了一件让老百姓看得着的好事,我们得好好地点个赞。若是能将改造好的背街小巷管理好,维护好,基本上能解决背街小巷里的居民“下雨就积水、污水无处排、出门路难行”等难题。      其实,真实情况跟我们想象的差距很大。      在这里,我想特别说一下探花坊巷。该巷位于老城区,可以说是市中心,经过改造后,巷道不仅宽敞、干净、明亮了,而且还在两侧的围墙上安装了仿琉璃瓦屋脊,在路面上铺装了仿古水泥方砖,整个巷子古色古香,要不是在仿古墙壁上贴着现代感十足的宣传画,真让人有一种穿越到清朝与当时的探花杨柄大人零距离接触的感觉。      我们的钟祥老乡杨柄,于清朝雍正元年(1723年)癸卯恩科于振榜一甲第三名进士(探花),这在清代湖广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他是我们钟祥人的骄傲,为了让后人不忘记这位前辈的这一“创举”,乡亲们特建了一座探花坊(残坊可能还在原教育局院内),于是便有了这条探花坊巷。      巧的是,探花坊巷西临兰台中学,东临原市教育局(说句笑话:钟祥多次高考考出省状元,也许就是沾的探花坊和探花坊巷的光),北与机关幼儿园、实验小学隔石城大道相望,周围都与学校和教育有关,也许以后还有钟祥学子延续杨探花的荣光,在“科考”中成为出类拔萃者。      遗憾的是,就是这样一条具有丰富历史文化的小巷子,只注重了维修翻新,却不进行后期管理,更疏于维护。每天有不少私家车骑着人行道而停,一辆接着一辆,一长溜,这样既大煞风景,又影响行人通行。最最关键的是,铺在地面上的仿古水泥方砖大部分已经龟裂,有的拦腰而裂,有的干脆缺了角……让人心痛不已。其改造的资金投入恐怕不会太少,用的精力也不小,可修建没有多久,仅仅几个月的时间而已,就千疮百孔了。要是时间再过久一点,真不知要变成什么样子!      查找其原因,据我观察,是因为管理不到位。仿古水泥方砖的龟裂,主要是因为车辆反复碾压造成的……      其它改造好的背街小巷同样也有疏于管理的现象,只是严重程度各异而已。      背街小巷既是城市的“里子”,也关乎城市的“面子”,它是检验城市精细化管理得如何的“试金石”,外人虽然不进入就看不到,但它承担着城市交通的微循环,是居住在里面的居民的必经之路,是他们赖于生存的生命线。      我们的一位市领导曾经说过:城市建设,既要有“面子”,更要有“里子”,背街小巷就是城市的“里子”。各相关部门要结合实际,尽快拿出整改方案,坚持高起点规划、高水平设计、高标准建设、高质量推进。要下足“绣花”功夫,对背街小巷两侧违章建筑、广告牌匾、马路市场、停车场等严格依法依规整治到位,确保不留死角。要充分调动群众参与的积极性,凝聚强大合力,共建街巷环境,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据2021-11-23钟祥新闻网)。      的确,我们在维修翻新其背街小巷时,还真的做到了“绣花”式的精细化,路、墙、下水道等都一一顾及到了,但是,修建翻新好了,美丽好看了,并不等于就改造好了呀,还有更长时间的管理和维护工作需要我们认真去做。刚拆了背街小巷上的违建,又来了私家车的违停,刚铺好的路面,很快就龟裂了……这样的改造还有什么意义呢?      可以这么说,对背街小巷进行一下翻新,不能就说已经改造好了,还有相配套的管理和维护跟上才行。
      开放几年的嘉靖公园已经改名为石城公园了,不用说,公园里的相关设施得推倒了重新再建设一回了。       老百姓弄不明白,如此叫得响的名字为什么要非得更改呢?建了拆,拆了建,无故生事端,这不是在自己折腾自己吗?      按常理,错了的事情就要改正,正所谓有错必纠嘛。那么,“嘉靖”二字作为这个公园的名字,它真的错了吗?      地球人都知道,“嘉靖”是明代第十一位皇帝朱厚熜的年号,俗称他为嘉靖皇帝。嘉靖皇帝是历史上唯一一位生于钟祥并操着一口钟祥话的皇帝,我们钟祥市之所以能称为帝王之乡,就是源于他老人家的存在。有趣的是,他是一位大臣们拽不倒、宫女们勒不死的以寡胜众的幸运者,这一点正体现的是我们钟祥人被逆境打不败的性格。还有,我们钟祥之名也是嘉靖皇帝的御赐的,他是名正言顺的钟祥之父啊!     我们再从字眼上来看,“嘉靖”出自《尚书·无逸》“嘉靖殷邦”之中。嘉:即善;靖:即和。嘉靖,是指使国家安定,指军事上强大;殷邦,是指使国家富强,指经济上富裕。以此二字为名字,不仅有大格局,还有很好的象征和寓意。取“嘉靖”为公园之名,我们真鸡蛋里挑不出什么骨头来啊!      改成石城公园究竟如何呢?      在三国时期,我们这里属吴国所辖,吴大帝孙仲谋委派了一个不知名的牙门将带着一些军队来这里驻扎,俗称牙门戍。西晋时,荆州刺史羊祜在这里垒石为城,始称石城,但我们从目前的史料从查找,钟祥的哪个历史时期都没有官方正式取名为石城过(晋朝时正式名称为竟陵郡)。石城,仅仅是因应为城墙是石头垒砌的,坊间俗称为石城而已。      说到二者在当今的影响力,那就更不用说了。不说60年代的电影《海瑞罢官》里的嘉靖皇帝,仅2006年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播放后,陈宝国饰演嘉靖皇帝已经深入人心,没有几个人不知道那个“二十年不上朝而把国家管理得井井有条的嘉靖皇帝”的。至于石城,其名气早被南京的石头城所覆盖,石城和石头城仅差了一个字,纠错了几十年,打了不少口水仗,也没能将宋代诗人周邦彦的错误纠正过来。要说石城之父羊祜,他虽然是晋朝杰出的战略家、政治家,但在钟祥留下的历史遗迹并不多(在襄阳倒不少),现在的人知者甚少。       如此说来,改名为石城公园,要远逊色于原来的嘉靖公园。      大家知道,公园是城市建设的主要内容之一,是城市生态系统、城市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满足城市居民休闲需要的重要场所。若公园的名字取得好,叫得响亮,饱含这个城市厚重的历史和文化,再加相对应的配套设施和人文景观,具有丰富的时代感,往往就能成为这个城市的靓丽名片,甚至能体现一个城市的文明和繁荣程度。      话又说回来,作为城市的重要公共开放空间,若不在意城市的历史文化的话,公园取什么样的名字都不会影响市民的正常休闲。若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必要在更改名字上花精力和时间了。      若要注重我们城市的历史文化,想通过公园的精神品质来影响市民对自己城市的历史和文化的了解和认识,提升市民健康向上的心态、追求和文化品位,提高公园的品质,当然公园里所涵盖的历史与文化越厚重越好啊!什么样的公园,就会给市民带来什么样的历史回望、精神享受和文化熏陶。因此,若改名失策,公园缺少最能代表这个城市的文化元素,无意中就会让人们慢慢失去对这个城市的历史文化的亲近感。      说实话,我发此帖子的目的并不是要求将石城公园的名字再改回嘉靖公园来,那样就有悖于我的初衷了,我只是希望我们钟祥不要再做这样华而不实的事情了,不要在取名字上摆弄花拳绣腿,要在公园的实际建设中下一点真功夫。
      子胥台位于钟祥城东,现为子胥台社区,此地历史悠久,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因春秋军事家伍子胥曾在此屯兵而得名。      伍子胥是楚国人,名员,字子胥,官二代。他的父亲伍奢为楚国大夫,楚平王时期很受器重,担任了太子太傅,负责教导太子建。只是后来太子建冒犯楚平王叛国逃出了楚国,伍奢受牵连。楚平王派人将伍奢抓了起来,并告诉他:你若将你的两个儿子都招来,可免你一死。      伍子胥孝顺的哥哥去了,而伍子胥却于父亲、哥哥的生死而不顾,脚下抹油逃到了吴国。结果他父亲和哥哥做了冤死鬼,被楚平王砍了脑壳。从此,伍子胥和楚平王结下了深仇大恨,发誓要灭了楚国。      伍子胥在吴国混得风生水起,成为了吴王身边的红人。他多次给吴王洗脑,怂恿吴国去打自己的祖国楚国。      公元前506年,伍子胥如愿以偿等到了复仇的机会,吴国以孙武为主将,伍子胥为副将,组成吴、唐、蔡三国联军攻打楚国。这次袭击楚国的联军有三大优势:一是有熟门熟路的伍子胥做带路党,知己知彼;二是有孙武那样的军事奇才指挥作战,出的是奇招;三是三国的军队联手,实力要远强于楚国。      战争的天平自然向三国联军倾斜,楚军大败,国都被攻破,楚昭王亡命到随国。      伍子胥这次踏上故土,将其所带回来的吴军驻扎在郊郢东一高台之上。      伍子胥回来主要是寻仇的,可此时楚平王已亡故,楚昭王也逃得无影无踪。于是,便派手下士卒四处寻找楚平王的坟墓,并将其尸体从棺材里拽了出来,弄到汉江边一个沙滩上,一口气鞭尸三百下。      后来,伍子胥屯兵的地方被称之为子胥台,鞭楚平王尸体的地方叫鞭尸滩。
       钟祥市公安局已经搬走很长时间了,教育局搬过来也有一年多了,可门前的10路公交车站的站名仍然是“钟祥公安局”,其站牌一直没有更换,而10路公交车根本无法到达钟祥市公安局现在的所在地。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不知让多少不知情的乘客懵圈过,跑过弯路。       乘客们不禁要问:让公交站名名符其实就那么难吗?       一个单位搬走已经很久了,可是以这个单位命名的公交站的站名始终不愿意更换,这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公交车站的名称与实地长时间完全不符,是我们疏忽了呢,还是有意为之呢?       有人说,领导们不乘公交车,当然没有关注到公交站名与实际所在地符与不符呀!       还有人说,目前正忙于“创城”,谁会管这区区小事呢?就是发现了问题,也视而不见啊!       大家知道,公交车站牌是一个城市形象的一个缩影和窗口,外地人到钟祥,最容易接触到的可能就是公交车站站牌和公交车,它不仅代表着这个城市的文明程度,也体现着这个城市的发展水平和综合实力,更是文明城市最直接的标志之一。       照说,我们在“创城”中,不应该忽视这个问题呀!一个城市的公交站牌的名称严重与实地不符,张冠李戴,文明城市从何说起?公交站站名要与实地相符,这是普通城市都应该做到的呀!       一个名符其实,并且内容齐全的公交车站牌,它有着很强的指示功能,可以向乘客提供准确的服务信息,让乘客准确无误的到达目的地。可我们的公交站牌充满了“魔性”,能将乘客指引得晕头转向,来回折腾得让人怀疑人生!       的确,乘坐公交车的大多是老百姓,而且大多为中老年人和学生,他们出行畅通与否似乎就是小事,似乎对城市的建设与发展关系不大,也不会影响GDP,更不会影响领导的政绩。       对于我们钟祥的老百姓来说,若乘坐公交车遇到了困扰,也不愿意发牢骚,更没有较真的乘客乘坐10路公交车,硬要司机将其送到现在的钟祥公安局所在地去。       大家知道,我们的习总书记关心老百姓,了解民情,体察民意,具有“人民情怀”,提倡“以百姓心为心,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认为老百姓的事没有小事。       那么,我们钟祥是怎么做的呢?马路的名字能改,公园的名字也能改,行政机构“打转转”大迁徙,地址更能改,唯独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公交站站名始终不愿意改。       在此,我希望我们钟祥的决策者们能有点“人民情怀”,将心腾一丁点位置给老百姓,最能体现政绩的形象工程可用洪荒之力去做,不用吹灰之力的老百姓的实事请不要放弃不管。      要说,更换公交站站名,其实并不是很难,要比行政机构搬迁简单多了。希望我们钟祥市内早日有名符其实的公交车站站名,让老百姓能便利地乘公交车出行。我们拭目以待!
    我上月发的《这次“创城”会不会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帖子里曾提到的电动助力车不准进小区回家一事,也许是我说得不是太清楚,有些跟帖网友没有弄懂我的意图,我借本贴再说明一下。     门卫查看电动车是否有牌照,的确为我亲眼所见,当时查得还很仔细(现在似乎没怎么查了)。    我感到很纳闷,一个门卫,有什么资格检查电动车有没有牌照,这不是在抢交警的饭碗吗?一打听,门卫也有苦衷,说是为了“创城”,是“上面”规定让他们这么做的,他们这也是无奈之举。    近来,有关“创城”的新闻接二连三上了热搜,先是江苏省沛县为了“创城”令城管工作人员撕老百姓家门上的春联,再就是我们的邻居仙桃市为了“创城”城管工作人员掌掴养犬商户。还好,我们钟祥不让电动车进小区回家这一荒唐的做法还没有上热搜,这是值得庆幸的。     我并不是反对非机动车上牌照,我只是反对一些有违章法的荒唐规定和做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非机动车应当在交通部门登记后,才可以上道路行驶。请注意,国家法律规定的是没有牌照的非机动车不得“上道路”行驶,没有说不准进小区回家。电动车属于非机动车,可以肯定地说,不允许没有牌照的非机动车进小区回家,这一规定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好在我们钟祥的老百姓都很听“上面”的话,历来都是逆来顺受,宁愿自己吃点哑巴亏,也不敢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要是有人像仙桃的市民那样,据理力争,肯定会和门卫发生争执,甚至发生肢体冲突。事情一闹大,无疑又要上热搜了。    据我所知,非机动车没有牌照者,并非不想办牌照。办牌照的手续并不复杂,花钱也不多,没有办牌照,肯定是有其客观原因的。    我认为,正确的做法是不让无牌电动助力出小区,交通执法者在道路上拦截骑行的无牌电动车,并进行合理合法地处理。可遗憾的是,我们的做法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在路上,应该管时,只要戴有头盔,工作人员往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回家时,不应该了,可门卫却又管了起来。    文明是使人类脱离野蛮状态的所有社会行为和自然行为构成的集合,不管创不“创城”,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崇尚文明。至于电动有无牌,理当每一天都应该管,不应该只是“创城”的那两天热乎一下,演给检查的领导看。作为全国文明城市的候选城市,文明更应当始于全城市民的内心,创建的时候更应该践于全体市民的行动,人人都是参与者。我们的规定与做法若没有法律依据,文明从何谈起?相关工作人员不能以自己是创建文明城市的操手自居,高举镜子只照普通市民,放大市民的行为举止,却忽视自己的不文明的工作方式,用不文明的手段创建文明城市。嘴巴上在高调倡导文明,行动上又在着实地违反文明,此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据网上《钟祥这些地方要大变样了,拆迁,棚改,修新路,拆违建》一文,城东郊棚户区改造(简称棚改)房屋征收涉及1630户,城北郊改造房屋征收涉及6033户(一期3672户,二期898户,三期1469户),两个片区共涉及7669户。据棚改工作人员透露,征收补偿涉及的资金将高达60亿元。    说实话,若是对老城区进行“棚改”,的确是为人民群众办了一件大好事,既可改善群众的居住条件,同时可以完善城市功能和改善城市环境,旧貌换新颜,使老旧街区美丽起来。    不可思议的是,从2017年开始至今,我们的“棚改”并没有在城区内的老街旧房上花功夫,而是对城东郊和城北郊的大片区域动了大手术。    棚户改造,顾名思义就是对棚子里的住户进行改造,那么,我们“棚改”的真是棚户吗?还有,改革开放已经四十余年,我们钟祥真的还有那么落后,城内竟然还有近八千户棚户吗?    只要是钟祥人,他就会知道,不管是城东郊,还是城北郊,都是郊区农民们富起来后,按照当时镇、村的规划盖起来的小楼。一般二至四层,有庭有院,有绿化。其建筑均为钢筋水泥砖混结构,坚固耐用。整体区域布局也很合理,整齐划一。到今天,居民们居住舒适,停车、出入都很方便。    由于其概念没有弄清楚,“棚改”过程中又是采取的糊涂官打糊涂百姓的办法,所以许多农家小楼糊里糊涂地就被“棚改”了,坚固的建筑被砸成碎渣。    什么是棚户呢?    据百度百科,棚户区一般指:一是以木板、土坯、240mm厚砖墙为承重结构,以油毡或石棉瓦为屋面材料的简易房屋和棚厦房屋;二是低洼易涝、基础设施配套不齐的小平房;三是按中国建设部《房屋等级评定标准》和《危险房屋鉴定标准》评定为严重损坏房、危险房的房屋;棚户房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以上的为棚户区。    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农业部、国家林业局、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加快推进棚户区(危旧房)改造的通知》(建保〔2012〕190号)第二条规定,城市棚户区(危旧房),指城市规划区范围内,简易结构房屋较多、建筑密度较大,使用年限久,房屋质量差,建筑安全隐患多,使用功能不完善,配套设施不健全的区域。    显而易见,城东城北郊区的农家小楼根本不是什么“棚户”!    按照2018年7月18日全国住房保障工作座谈会议精神,在实施改造过程中,严格落实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明确棚户区改造实施范围“七个严禁”,其中就有“严禁将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棚改”。    我们实施“棚改”的根本目的:一是有效地解决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难,体现社会公平、公正;二是提升和完善城市功能,改善城区落后面貌;三是优化配置土地资源,促进土地合理利用;四是增加社会就业,促进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五是密切党与居民群众的感情,促进社会和谐。    我们强行对非棚户进行棚户改造,其伤害性是极大的,甚至还是双向的,没有赢家。    一方面,我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特别是在财力上,我们几乎就是打肿脸充胖子,投入的近60亿元资金大多是借贷来的,结果征收来的农家小楼全砸碎了,钱丢在水里响声都没有,还让全市人民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包袱。    另一方面,被改造的居民也有不小的牺牲。因为征收补偿价格定位的是棚户,远低于房屋的市场价格,所以,在征收补偿上,他们吃了不小的亏。也就是说,我们“棚改”是用征收棚子的价格征收的农家小楼,让他们的“猪肉卖成了白菜价”。有少数原房屋面积较少的拆迁户,房屋被征收后,补偿款根本买不起安置房;另有一些拆迁户用补偿款买了安置房,装修后,再想添置点什么家用电器就捉襟见肘了;还有,他们的居住条件也大大缩水。没拆迁前,他们都是独门独户,有庭有院,有天有地,居住面积大多数人家多达三四百平方米,是楼上楼下,停车、出入都很自由。现在,他们“出棚进楼”后,楼层高,没天没地,没院落,这些都不说,关键是居住面积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了,而且停车还得另买停车位,出入也没有以前自如了。    应该“棚改”的老城区旧房并没有“棚改”,不应该“棚改”的郊区农家小楼却强行“棚改”了,人民群众颇有意见,许多“棚改”范围内的住户也有很大的抵触情绪,因此“棚改”工作处处受阻。到目前为止,时间已经过去五六年了,其“棚改”工作仍然没有结束,现在的城东郊和城北郊不少地方是断壁残垣、杂草丛生,大片土地一直闲置着。    有人要说了,这是前任领导的错误做法,与现任领导没有关系。    这句话说得既有道理又没道理。往往是这样的,作为继任领导,运气好可以接收上一任留下的红利,运气不好就是来替上一任收拾乱摊子的。再说,上一任修的马路和公园,其名字都能更改,为什么不能将“棚改”中存在的错误给予纠正呢?目前“棚改”还没有结束,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几天前,我的一位朋友乘坐10路公交车到市公安局办事,到公安局站下车后,他一下子晕了:公安局变成了教育局,已经搬家了!     其实,我的这位朋友有些孤陋寡闻,公安局、教育局搬家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当时坊间议论了一阵子,人们似乎就慢慢习以为常了。说实话,公安局挪窝也怪不着人家公安局,因为公安局要给教育局腾地方。就是教育局鸠占鹊巢也不是教育局的错,因为他要给另一家机关让位置,市医保局要找安乐窝。    人们忍不住要问了,为什么医保局不能直接搬到原公安局的位置上,非得一家惹得三家闹,让三家行政机关“转圈圈”呢?    在战争年代,很长一段时间是敌强我弱,不得已,我们的革命前辈不得不和敌人打游击,根据地不断变换,转圈圈,将敌人转得晕头转向,在出其不意中以弱胜强。可以说,我们在这种“转圈圈”中得到过甜头。    现在是和平盛世,我们的行政机关设在什么地方,主要体现在便于行政机关行使工作职能和方便群众上门办事等方面,若再这么“转圈圈”,那就是瞎折腾了,不仅会给需要办事的人民群众增加难度,也会在自己的工作中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根据实际需要,我们的行政机关适当搬迁,这本身无可厚非,关键是我们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本来只是两家单位的事情,硬生生地又拽进一家来。这么荒唐的搬迁,更关键的是后续工作也没有做到位。比如公交车站牌还是张冠李戴,现在的教育局门前的公交站站牌上仍然叫公安局站,常常让到公安局办事的群众闹乌龙,跑空路。    还有,行政机关如此强拉硬拽地搬迁,仅仅是搬了前面的行政区域,而没有搬后面的生活区域,前面已经成为了教育局,后面仍然还是公安局的家属大院。不说别的,教育局的干部职工停私家车就成了问题。公安局没有搬走前,前后都是一家人,车子可以随便停,没人有意见。现在不同了,是完全不同的两家人,教育局的人莫说到后面院子里停车,恐怕想进入都很难了。没有办法,教育局只好要生铁打破锅,将好好的一座办公楼拆除了,造成了巨大的浪费才辟出一块不大的停车场来。    综合上述,我们的行政机关如此“转圈圈”,究竟会转晕谁呢,我想大家都会心知肚明。
    目前,钟祥的“创城”又搞得如火如荼,据说为了迎接上级验收,大街小巷满是红马甲,什么都管,什么都干涉,连电动自助车也以无证的名义禁止进小区了,弄得市民有家也不能归了。这么一闹腾,“文明”程度似乎提升了,可把人性给弄丢掉了。我想,“创城”年年在搞,不知这次会不会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呢?所谓的“创城”就是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它反映的是城市的整体文明水平,涵盖了政治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等诸多方面。对照全国文明城市评选条件,我认为,钟祥市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我简单地捋了捋,就发现有如下几个方面:    1、群众参与率和满意度极低。钟祥一论坛有一个关于“创城”的帖子,关注度非常低,发贴近10天了,跟贴不到20条,其中反应正面的回帖只有一两条,大多数回帖认为是在搞“形式主义”和“无效活动”;    2、群众对反腐工作不满意。钟祥曾经有两任腐败市委书记,特别是原市委书记林某案发后,三年了,曾经和林某沆瀣一气的官员却逍遥法外。群众对钟祥市有关部门行政效能、反腐倡廉工作非常不满意,真担心有新的腐败市委书记出现;    3、时有“病态”官员涌现。据2022年11月10日荆门新闻网报道,钟祥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某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4、“棚改”有损城区的市容市貌。2017年开始至今仍在进行中的城市棚户改造工作,导致钟祥北郊皇庄片区和东郊镜月湖片区征收拆迁过后留下了大量的断壁残垣,大部分地方是杂草丛生,大片土地荒芜闲置五六年,严重破坏了城市面貌,广大市民颇有意见。    去年,有两起影响城市文明的的事件上了热搜,其中我们钟祥就占了一起。    一起是河北省唐山市的“打人事件”。据2022年6月22日《中国城市报》报道,“打人事件”事件发生后,中央文明办反应迅速,立即摘下了唐山市享誉10余年的全国文明城市金字招牌。报道还表示,文明城市荣誉属于全体市民,不容抹黑和亵渎。社会各界都应格外珍惜、共同守护文明的善意和城市的温度。    另一起就是我们钟祥的“教师涉嫌猥亵妇女事件”。    二事件皆违背了社会公德,有损城市形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但“打人事件”和“教师涉嫌猥亵妇女事件”又有本质上的不同,前者为“涉嫌恶势力”,劣迹斑斑。而后者却为教书育人的人民教师,人类灵魂工程师,因此,钟祥市“教师涉嫌猥亵妇女事件”的危害性更为严重。    尽管如此,我们钟祥却不知反省,还在紧锣密鼓地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准备获取全国文明城市称号,似乎有不摘取这一桂冠誓不罢休的劲头。    不知上级来钟祥验收的领导发现了以上问题没有?    创建文明城市,不能只局限于形式上,把街道上弄整洁了,城市光鲜了,但如果市领导的职业道德和市民的文明素质跟不上,就是蒙混过关了,拿到那个牌子了,未必不会像唐山市那样被摘牌。    在此,我希望我们钟祥市应吃唐山市之堑,长自己之智,脚踏实地,不要劳民伤财热衷于形式主义,多做一点实事,少做一些伤害市民感情的事。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