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柑子树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快到了,今年过教师节,特别不好受。都知道师德在败坏,教师这个职业,已经不受人尊敬了。但是,更令人不解的是,那些比较好的,还能受本分的老师,不仅在学校里,而且在家长圈里,也受挤兑。在学校里受挤兑,比较正常,因为别人都利用学生牟利,别人都上课不好好上,补课挣钱,就你假正经,不挤兑你,人家挣钱也挣不痛快。现在的学校,近似于官场,好的老师不巴结领导,即使你教书有两下子,领导也不会给你好脸子。
但是,很多中学老师告诉我,由于教书上心负责,他们在家长那里,也不受待见。他们讲的活泼,就势必离开教科书,要想让学生多读点书,拓展一下知识面,就必然得要学生多看课外书,如果设法启发学生的智慧,教他们学会动脑经,那么,离开教科书甚至教学大纲就更远。这样的老师,学生家长一般都不喜欢,因为他们担心,这样的教法,让他们的孩子学习成绩下降。
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是,那些比较经常被家长告状的,大多是好老师。家长都知道,这样的老师,即使你告了他们,他们也不会在课堂上给你的孩子小鞋穿,因为他们好嘛。反过来,那些在课堂上对学生作威作福,讲课不认真负责,经常利用学生牟利之辈,反而不能得罪,得罪了一个,就得罪了一群。我们家孩子还小,在人家手里攥着,所以,只能讨好,只能贿赂。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怪圈,在学校里,越是好的老师,受到的待遇就越差,反之,那些恶老师,却有人争相贿赂,逢年过节,礼物不断,现在送实物已经不时髦了,都是送卡。即使不逢年过节,老师有个暗示,家长都积极响应。恶老师,反而受到鼓励,不止是物质鼓励,还有精神奖励。学校里评优,也是这些人优先。大学里也是一样,一个对学生认真负责的老师,学生并不在意,如果你因此而评分很严,反而会遭到恶评。学生们喜欢巴结的,都是那些有权势的老师,这些老师即使课上的一塌糊涂,肚子里什么学问都没有,一样会被学生的恭维包围着。
其实,家长和学生,不是不知道谁好谁坏,完全不辨是非。他们知道他们巴结的对象,是不怎么样,很恶,但只要我的孩子不吃亏,管他恶成什么样了?学生在学校,不过是过客,只要能比较舒服地过去了,以后学校会坏成什么样,谁管?社会风尚如此,多数人只顾眼前,只讲眼前的利益。因为他们知道,即使他们想改变学校的现状,想惩罚恶的老师,也无能为力,改革是个百年大计,他们等不得,也不知道自己能在里面做什么。没有人相信自己的力量,他们能做的,就是凭自身的财力,尽量让自己家的孩子过的好一点。
就这样,我们的学校越来越糟,劣币肆无忌惮地驱逐良币,学生从幼儿园起,就成了老师手中“肉票”,学校和老师,可以放肆地对学生和家长提各种无理的要求。而学生和家长,只能无条件地递交保护费。我真的不知道,这个过程,什么时候是个头,学校的恶化,到底有没有底?
在德国时候没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是发现很多意外的东西。
1.德国幼儿园没有年级,所有年龄的都混在一起
2.德国学校都是半日制的,下午没有课,只有课外活动
3.英语3年级才开始学习
4.小学4年级毕业,根据老师推荐升学,学习技工,中专或者上以后能上大学的文理中学。上大学的比例还没中国高
5.没有本科生(后来根据欧盟要求更改了一些),要么就读到研究生
6.重视实践课程,抽象的数学学习进度至少比中国晚2年
………………………………

为什么8200万的德国人分享了世界上一半的諾贝尔奖?答案竟然是——不要过早过度开发儿童智力。

所谓"输在起跑线上"是伪命题,提早读的都是没用的,最多给家长们乐乐,炫耀一下,显得自己孩子比人家能会外语了、会背古诗了等等,没用!

德国宪法禁止学前教育。

徳裔获得的诺贝尔奖人数占总数的一半。通过国家介入,禁止对孩子过早开发智力,避免将孩子大脑变成硬盘,留给孩子大脑更多的想象空间。孩子在小学前“唯一任务”就是快乐成长。

1.不该过度开发孩子智力

原以为在德国只有幼儿园的孩子不允许学习专业知识,后来才发现上小学的孩子也不能学习额外的课程,即使这个孩子的智商超过同龄人。

来自科隆的桑德拉写到:“今年我儿子7岁,我向学校老师提出,能否额外教他一些东西,因为他5-6岁的时候就自己在家学会了基本的阅读、书写和简单的数学计算。

老师表示反对并说:您应该让您的孩子与其他孩子保持同步。

一个星期后我再次去见老师,并出示了孩子高智商的证书,希望得到她的理解和支持,但老师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似乎我像来自外星的人一样。

老师进而解释,孩子智力被过度开发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必须给孩子的大脑留下想象空间。过多的知识会使孩子的大脑变成了计算机的硬盘,常此下去,孩子的大脑就慢慢地变成了储存器,不会主动思考了。

尽管如此,我对德国禁止学前教育的做法还是不太理解。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专门请教了德国的教育人士,他们让我找《基本法》来看看。

翻开联邦德国《基本法》(即宪法),我大吃一惊。其中第七条第六款明确规定,禁止设立先修学校(Vorschule)。

我还是不明白德国宪法为何这样规定,只好再请教有关的教育专家。他们告诉我,孩子在小学前的“唯一的任务”就是快乐成长。因为孩子的天性是玩耍,所以要做符合孩子天性的事情,而不应该违背孩子的成长规律。

如果说在上学前对孩子非要进行“教育”的话,那“教育”的重点只有三个方面:

一、基本的社会常识,比如不允许暴力、不大声说话等。

二、孩子的动手能力。在幼儿园期间孩子会根据自己的兴趣参与手工制作,让他们从小就主动做具体的事情。

三、保护孩子情感胚胎,培养情商,培养领导力。

原以为只有德国才有如此奇怪的规定。后来查了一下欧洲有关国家的情况才发现,他们对待小孩子的做法基本上大同小异。

2.学前教育破坏想象力

与欧洲相反,中国的孩子在幼儿园期间已经把小学一年级的知识基本上都学完了。

人们有理由担心,欧洲的孩子在起跑线上已经输给了中国的孩子。其实,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

欧洲人普遍认为,孩子有自身的成长规律,他们在相应的阶段要做相应的事情。

表面上看中国的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很扎实,但他们的想象力和思考能力已经被破坏掉,由此造成了孩子被动接受知识而疏于主动思考的习惯。

暂且抛开中西教育优劣的争议和评判,让我们来关注德国教育的成果:

自诺贝尔奖设立以来,德国人(含移民美国、加拿大等国的德裔)获得的诺贝尔奖人数将近总数的一半。

换句话说,8200万的德国人分享了一半的诺贝尔奖,而全球另外60多亿人口只获得了剩下的一半。

难道这是种族的问题?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让我们重新审视德国的教育,看看他们的做法是否值得我们鉴借。朋友们,我们要对"起跑线"和中国的教育体制有重新的认识了。"硬盘"的后果是毁了一切的未来。
查看更多 >